“该死的小混蛋,别以为你斩杀了万长兴那个废物,就能万事大吉了,就算是只有我们兄弟两个人,也照样斩杀你这个小子。”

张富脸色阴沉的怒喝道。

“哦!那就试试呗,你们三个人的时候,都没奈何我一根汗毛,至于剩下你们两个人?”

李二蛋的嘴角,闪过了一丝不屑之色。

“找死。”

张富愤怒的怒喝了一声之后,身形一动,一掌朝着李二蛋拍了过来。

而在张富的另一侧,张贵也是随即身形一动。

“霸王拳第一式。”

“霸王拳第二式……”“轰!轰……”三个人随即厮杀到了一起,轰杀之声不时响起,以三个人为中心的位置,能量波动震的周边空气都有些扭曲。

而其他战圈的人,都明白这三个人所在之地,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了的,能躲多远,那就躲多远,这些人可不想,向刚才的那两个倒霉蛋一般。

在这期间,李二蛋也尝试着且打且退,想要把战圈拉大一些,最好和刚才一样,找机会找两个倒霉蛋。

不过叫李二蛋有些无语的是,这些参赛者,看到刚才那两个倒霉蛋,稀里糊涂的就受了伤,最终被其他选手打出了战圈,此时对李二蛋可以说是极为的戒备,甚至是把李二蛋当丧门星一样,只要李二蛋稍微一接近,哪怕是此时正和其他选手对战那,也会极为有默契的停止争斗,撒腿就跑,叫李二蛋没有任何机会,浑水摸鱼。

感受到体内真气的急速消耗,李二蛋的心中多少有一丝烦躁。

“看来不受一点伤,今天很难对付这两个家伙了。”

张富和张贵,从小在八卦岛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配合的极为默契,而且两个人明显的修炼了一种,比较玄妙的合击之术,使得两个人对李二蛋的威胁更大了。

既然想要我的命,那我今天就成全你们两个。

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李二蛋开始抽出一丝心神,往劈天斧之中灌注真气。

如此一来,李二蛋本来就疲于应付这两个兄弟,现在分心二用,抽出一丝心神往劈天斧之中灌输真气,顿时之间,开始险象环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要不是凭借着凌波微步的玄妙,早就遭到张富,张贵兄弟两个的杀手了。

李二蛋的变化,这叫张富和张贵兄弟两个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可以说是越战越勇。

“哈哈哈,李二蛋这小子,终于要坚持不住了。”

童健那张还没有消肿的脸上,露出了极为狰狞的表情。

“呵呵!这个李二蛋,以为他击杀了一个万长兴,就能高枕无忧了?

其实却不知道,他这种愚蠢的行为,消耗了自己巨大的真气,最终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周天冷笑着说道。

“父亲,李二蛋这个小兔崽子,害的小健淘汰出局,我们周家没有必要同情他,叫人打死才好那。”

周广山咬牙切齿的说。

而场上李二蛋岌岌可危,也叫一些关注战场变化的人,都是神色微变。

“哈哈哈,付飘雪,看来你这一次,注定要血本无归了。

我承认这个李二蛋有一点实力,就算是我面对这小子,也没有把握战胜他,不过现在?

他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

张万一得意的大笑道。

“哼!这么弄死他,真的有点太便宜这个小子了。”

天地教的楚江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