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两个人兴奋的笑声,付飘雪美眉微微皱起。

难道你这就不行了?

如果你真的只有这么一点实力,还真叫我有些失望。

付飘雪心中轻叹了一声。

看台之上,八卦岛岛主张智,看到这一幕,脸上满面红光,毫不掩饰此时的喜悦心情。

“无崖子,天机道人,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两个人口中必成大器之人,现在看来,这个小天才,就要夭折在成长之中了。”

张智哈哈大笑道。

“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个叫李二蛋的,今生必将有这么一个劫难,只是可惜这么一个人才了。”

无崖子长叹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双目。

李二蛋所展现的潜力,确实叫无崖子产生了惜才之心,但因为他得罪张智,无崖子是不可能做那种蠢事的。

天机道人看了看一脸狰狞笑容的张智,本想替李二蛋求个情,最终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

杀子之仇,这种仇怨,根本不是自己一句话,就能叫张智发下的。

而就在所有人,都为了李二蛋感到惋惜和担忧之时,节节败退的李二蛋,已经被张富和张贵兄弟两个人逼到了边界线的边缘。

“二蛋小友,快点跳出边界线,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站立在院前上的郭战,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只要李二蛋不受伤,不死,明日还可以挑战上一届玄天榜上的青年才俊,只要进入玄天榜,郭家还能继续保持住隐士势力的地位。

而李二蛋要是一死,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都到现在了,还想跑?

已经来不及了吧,二弟,封住这小子的退路。”

张富冷哼了一声。

还没等张富的话音落下,张贵已经是身形一动,一个闪身,拦截在边界线之前五米左右的距离。

看到这一幕,郭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目光转向看台上的张智。

“张智岛主,我请求你放李二蛋一马,只要你们八卦岛现在放手,未来五年之内,我们隐士郭家踏足药山采摘的所有灵药,百分之八十,全贵你们八卦岛所有,张岛主你觉得怎么样?”

郭战有些哀求着说道。

看着一脸哀求之色的郭战,主席台上的张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

“郭战,你觉得我们八卦岛,缺少你们郭家那点狗屁资源?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李二蛋杀了我的儿子,他今天必须死,谁给求情也不行。”

听到张智冰冷阴沉的声音,郭战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脸的绝望。

而就在此时,战圈之中的李二蛋,身上的气势突然暴涨,双目之中闪过冷厉的寒光。

“想要我李二蛋的命,就凭你们八卦岛这两个废物?

今天我李二蛋就叫你们所有人都看着,我是怎么宰了这两个废物的。”

李二蛋那霸气的声音,在整个广场回荡,身上展现出那种睥睨天下的豪气,叫所有人都感到动容,如同郭松雪这样的花季女孩,当目光望向战场之中豪气万丈的李二蛋,顿时都是春心萌动。

“李二蛋,你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如此嚣张狂妄,今天我们兄弟两个人,就要见识一下,你是怎么斩杀我们兄弟两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