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林晚风右手执剑背于背后,左手演练太极圆光。这一次,手如行云般自然,又如流水般圆畅,从圆光的起点到终点,只是转眼的时间。太极圆光成型,散发着蒙蒙青光。一道曲线,将圆光一分为二。

与此,林晚风后背显现出一幅圆光秘图,秘图只是一个青色的圆,只是在青圆里,隐隐显有一座不知年代的古老建筑。

那座建筑隐在雾蔼之间,看不清真容。

林晚风神色平静,仅是那双眸子,带着微许的冷意盯着天朝金将。眼见迎阳山快要崩塌,清城中还有许多民众需要转移,竟然在这样紧急的时刻,还有天将金将这样的变数出现,这不得不令少年有些恼怒。

天朝金将见少年所演化的青色圆光,脸色上显现几缕嘲弄之色,就凭这么一个青色的圆形光影,也想阻拦人仙三重虚空境强者的一指?真是笑话。

天朝金将毫不犹豫地将那一指给压在青圆上,青圆顿时起了十一道裂痕,然后在下一刻砰然碎裂,少年的身体微微一颤,神色有一点苍白。但其左手依然划动,又一道青色圆光成形,挡在其胸前。

天朝金将面上嘲弄之色更浓,还不死心么,那就继续击溃它。

金指继续挺进,再次再那一个青光击散,少年的脸色又白了一分,但其依旧画了一个青圆。

还来?灭了你。

天朝金将嘲弄间多了一分冷意,手指上金将大灿,带着令人惊悚的毁灭气息,击溃了那一个青圆后,又击在随后又起的青圆上。

这一次,青圆并没有如意料般的粉碎,反而那一根点在青圆上的金指,顿时僵住,连同手指之后的整个金色身影都僵住了。随后,一道暗影惨叫着从金色身影里弹了出来,然后躲在兵器铺的阴影里,惊怒道:“你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将我逼出‘舍体’?”

林晚风淡淡地看了眼圆光中的建筑虚影,道:“你是说它,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现在你脱离了人仙身体,看你这样的一个大妖,如何是我对手。”

说着,林晚风右手一抛,手捏剑诀驭动孤寒仙剑,斩向角落里那一道阴影。

“嘿嘿,是吗?”角落里的阴影怪叫一声,分出了十数道绿影,兵器铺里的所有兵器顿时悬浮了起来,齐齐杀向林晚风。这些兵器中有刀、剑、斧、枪、戟等等等等,每一样兵器上都泛起了绿光,散发出冷冽的杀伐之气。

孤寒仙剑在前,林晚风跟随而动。仙剑一斩,将一柄大刀从中而剖开,随后一挑,将一柄大斧挑飞,接着一刺,刺在一柄剑的剑尖,将其寸寸崩断……仅仅眨眼时间,灰色而平淡的孤寒仙剑便斩飞了所有兵器,唯留下一颗疾射而来的铁弹。那些兵器被斩或被挑时,皆有一道绿影消散,而最后那一颗铁弹,亦是平淡无奇,只是在铁弹的背后,显现出了一张诡异的绿色妖颜。而且这枚铁弹躲过了孤寒的旋斩,穿过孤寒仙剑的封锁,在临近林晚风时才突然爆发,放射出刺目的绿光,“去死。”

“吼——”

仿佛远古巨兽苏醒,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那一颗临近的铁弹子在林晚风的人仙巨吼声中,不由自主的被凶猛的声浪推了出去,然后撞在那一把大椅上,一道绿影滚了出来,嘴角处挂着一缕淡淡的绿液。

“嗡嗡嗡嗡——”

孤寒仙剑颤鸣,似乎在恼怒大妖在它的封锁下逃脱,化着一道灰色的光芒,刺向大妖。

“你让我生气了。”大妖眼眸泛起冰冷的光芒,全身一道绿芒扫过,然后它变成了一个石人,挥手挡住了孤寒仙剑。

“当!”

孤寒仙剑斩在石人手臂,火星飞溅,却没有将石人的手臂斩下,只在那道布满纹路的手臂下留下一了一道淡淡的白痕。

林晚风目光一缩,孤寒仙剑悬上的虚空,他神色凝重,道:“原来你是岩石成妖,难怪防御力如此强横,连仙剑都斩不了你。”

岩石大妖嘿嘿一笑,冷道:“我可不止是防御力强横,让你这毛头小仙见见我的杀伐力量。破虚拳!”一拳轰来,冷风大作,大妖前方的虚空全部爆炸出一个个黑洞,吞噬着兵器铺中的一切。便是还有十尺之距的林晚风,也感觉立身不稳,像是要被那些并不大的黑洞所吞噬。

他当即运转灵力,驱逐外力,同时抬手便是一个白色的大手印推了过去。

但石妖的破虚拳着实厉害,那一道石拳上闪烁着妖异的秘图,直接穿透了大手印,带着轰隆隆地震动声响,轰向林晚风。

危急时,林晚风手双手合在一起,拳心朝天,一道青光灵剑顿时出现在他合抱的双手间,青光灵剑剑指天穹。接着,自林晚风的身体两端,一道道剑指苍穹的青光灵剑成排出现,封挡在他身前,同时那些青光灵剑又朝当中汇聚。

还未等所有灵剑汇聚完毕,绿色的拳头已经轰了过来,轰杀在青光灵剑之上。

只是这一次石妖的神情一僵,石拳粉碎,被青光所照处,全部冒出了绿色烟气。顿然间,石人全身地方,只见像是被火灼烧的白纸,由一点焦点迅速变大。石人感觉到异样,看着手臂,看着身体,以手臂触摸着石脸,惊恐大叫:“我乃是天地灵气所蕴养的石灵,怎么会被你的灵力所伤?虽然仙门百家,但真有几家的仙力能伤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