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晚风站了起来,经过三个时辰的打坐,他又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立在山巅,举目所见皆是涛涛洪水,除了雨青山、日暮山、雁回山这三座山,其它地方全是洪水。洪水浊浪翻滚,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嘶吼声,在这一方世界里涌汹澎湃。洪水淹没了大地,淹没了清城,将这里变成了无尽泽国。

令林晚风惊讶的是原本清城南方之外那一处荒地里的月桂花树并没有被淹,不,应该说是那株老月桂生长了,长出了洪泽,任凭洪浪滔滔,也打不断那一株枯老的树体。而在月桂树枝之上,一道红影倩影安静地坐着,唱着幽幽的歌谣。

林晚风又将目光落在周围的民众身上,这里的民众大多修炼了人武,有一部分已经达到炼体九重之境,但是即便武体不弱,面对这无边尽的洪水,亦是神情灰败,目光无助而绝望。希望在哪里?生机在哪里?

林晚风能体会他们的心情,一日之间,家园受此巨变,让人难以接受。

大雨倾盆,狂风呼啸。

在这天地之前,人,如同蝼蚁,显得那么的脆弱而渺小。

看着那一道道失神的目光,林晚风心中有些堵,他知道,此刻他应该站出来做些什么。

他飞到了三座大山当中的上空,运力大声道:“各位,听我说。”

坚定而有力的声音穿透了洪涛掀起的声浪,传遍三山。

“我们乃是人武。”

人武?民众疑惑,人武又如何?还不是要困在这里。

仿佛知道众人所想,林晚风大声道:“人武者,自强不息,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视风雨为无物,视天地为逆旅,如今即便洪浪滔天,又有何可惧?”

“说得好听,你武力当空,来去自由,自然不惧这洪水。”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神教教众在吴害三人的示意下,立时暗中搜寻那暗中发话之人,只是发话之人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声音极是飘渺,像是四面八方皆有声音传来,令一干教众寻不到发音之人。

林晚风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将这事放在一边,继续大声道:“虽然泽水成国,但我等当以自救,团结一心,共渡这一次难关。”

“你这黄头小儿,乳臭未干,看似满口道理,其实说的都是屁话。”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再响起。

吴害大怒:“大胆,你也不过是藏头缩尾之辈罢了,有本事站在大人面前去说。”

“我光明正在的坐在这里,你们都发现不了,这叫作高深莫测,何来藏头之尾之说?倒是你们,这么久都没有发现我,可见你们的能力也就这样罢了,有什么资格领导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那声音阴阳怪气,不急不徐地说道。

闻听此言,山上的武民都感觉有些道理,对半空中那一道略显瘦弱的身影投去了怀疑之色。

见此,林晚风静静说道:“一个跳梁小丑而已,我只是不愿与你计较罢了,你可别不知好歹。”

“跳梁小丑?哈哈哈哈,你根本是力所不及发现不了我。而至于你说的不知好歹,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当着全城武民的面危胁我呢?”说到此处的时候,那道飘渺的声音突然怪叫了起来:“啊,我好害怕,像你这样一个人仙强者,只手遮天,可怜我一个小小武者,刚逢家乡巨变,如今又受你危胁,天呐,天理何在?难道这世道就如此弱肉强食,人心不古吗?”

“虽然神教在这些洪灾之前表现不俗,但也不能挟功自恃、强迫弱小。”

“不错,我们虽然修为低弱,但绝在不恶强面前低头。”

“扶持正义,抵挡邪恶。”

听到那道声音,许多武民对暗中之人顿生同情之心,纷纷出言坦护暗中之人,一时间,雨青、雁回二山有几分骚乱之势。

暗中之人见状,又出声攻击道:“听见了罢,看见了罢,还不赶快滚下来,别再在那里丢人现眼了。”

这时,林晚风眉头一挑,道:“妖言惑众,当诛!”

话时一落,他顿时扑向雨青山,将一个长相憨厚的胖子提在了手中,然后飞回到半空,淡淡地道:“我现在看你还怎么惑众。”

暗中没有人说话了,到时被他提在手中的胖子手挥脚踢,惊恐叫道:“你想干什么,大、大人,你不能这样啊,我只是一个小武民,什么也没有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