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晚风淡淡笑道:“我有说过你做过什么了吗?”

“这——”胖子怔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哭了起来,啼哭道:“既然我没有做过什么,那大人就把我放了罢。我家中尚有双老待奉,下有幼小待哺,亲人刚受此灾难,家里不能没有我啊。大人啊,你如果有何差遣,吩咐一声就是,小的就是拼了这条贱命,也定然万死不辞。”

看着半空中那一个在少年手中挣扎的人,下山的武民更加骚乱,愤怒之色溢于颜表。

林晚风双眸眨着冷光,冷冷地道:“事到如此,你依然如此煽情,也罢,我不拿出证据,你定然不会死心了。破虚神眼!”

少年眉心处的红色印记一闪,一道青光从印记中射了出来,罩在手中胖子身上。

青光里,胖子挣扎不断,却无可奈何,在青光的照射下躯体变化,化着了一个恶灵。恶灵皮肤紫青,双眉呈倒八字朝上斜飞,眼边带着黑色眼圈,唇口血红,白牙森森,右手中拿着一根一尺长泛着幽光的针。

雨青、雁回两山上的骚乱顿时平静下来,齐齐望着半空。

此时的恶灵犹不知觉了,挥着手臂与腿脚,故作惊恐叫道:“你是何方妖怪,对我施了什么妖术,为何将我变成了这样?我尊敬你为大人,没想到你却是人貌妖心,将所有人都蒙在当中,实在可恶,快快放了我,还我本来模样。”

听到恶灵这样说,刚刚平静的两山又骚乱起来。

“你这恶灵真是能言善语,不过任你极尽诡辨,你今天也难逃一死。”林晚风动怒了,事到如今,这个恶灵还如此颠言乱语,实在可恶的紧,手中用力,想要将恶灵也捏死。

恶灵感觉到了他的杀意,挥着拿着幽森长针的手臂挣扎着,大叫道:“我知道你恼羞成怒了,要在此杀人灭口,也罢,我今天就拼了,即便舍身成仁,也要唤醒下方同胞的血性。”说着,恶灵手臂挥舞更急,似在剧烈地作着最后的挣扎。

但其右手中那一根闪着幽光的长针,却趁机扎向少年的手臂,而恶灵带着几分得意的冷笑,它眼眸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长针无声无息,在即将临体的那一刻,林晚风方才感觉针上所传出的那一丝阴寒。

林晚风大吃一惊,随即手臂上泛着白色的光芒。

但长针还是扎了进来,仅仅是轻轻一疼,他感觉身体为之一冷,虽然并没有感觉到危险,但他的心头笼罩上了一层厚重的阴云。

“你该死。”林晚风一手捏着恶灵,然后另一拳轰出,将恶灵打得口吐黑血。

“为什么这个世界令我如此绝望,难道弱小活该被欺负?生来就为强者口中的弱食么?被人施以邪法,污蔑为妖,我冤!我恨!我屈!怒问苍天,公道何在?”恶灵发出悲愤的声音,似乎真的是受了莫大的冤屈。接着,他又快速以仅林晚风听得到的细小声音说道:“你知道我手中这针是何物么?它是恶人针,你现在已经中了恶毒,一日不作恶,便会毒性大发,渐失理智,从而生不如死,除非作恶,方能保存你一丝清明。嘿嘿,小子,跟我‘邪恶传道子’玩,你还嫩了点。”

“邪恶传道子?”林晚风神色微微一变,道:“那是什么?”

“你……”邪恶传道子“惊恐”挣扎着,暗中却低声道:“顾名思义,即是为邪恶传道的邪子或恶子,我们乃是邪的使者,恶的精灵。”

“我懂了。”林晚风恍然大悟,静静地看着邪恶传道子,淡然说道:“一句话,妖邪。”

“都中了恶毒,还如此不知好歹,今天我就收了你,让你成了这片地域里最大的‘恶仆’。”邪恶传道子目泛幽光,手中长针直刺少年的心脏而去。

只是长针离心脏半尺处便停止不前了,邪恶传道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下头去看着它的身体,只见一把青色的光剑插在它的身体上,前后通透。邪恶传道子低声恐惧叫道:“你竟然杀了我,你竟然杀了我,难道你不知道此地是‘恶神’的乐园么,当他回来看到我死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你……你死定了。”

青光灵剑离体,带出一蓬恶血。

林晚风抖了抖邪恶传道子的身体,扔了出去。

这时,扔出去的邪恶传道子的身体并没有坠落下虚空,身体上泛起道道黑光,然后其竟然又变成憨厚胖子的模样,只不过此时胖子的胖脸上黑气缭绕,神情有几分悲凉,“妖邪当道,为祸世间。今天我以身饲邪,唤世间正气。”

话音落毕,邪恶传道子四分五裂,消散在天地之间。

“啊,胖哥死了,他平时是和蔼可亲,尊孝双亲,那么好的一个人都死了,天理何在?”

“那个人是恶魔,污人为妖,还杀其灭口,真是魔鬼。”

“天啊,这是什么样的世道啊。”

“死了都还给我添堵。”林晚风看了一眼邪恶传道子消失的地方,然后望了望两山上愤懑而怒涌的武民,心中发堵,真想仰天狂啸,然后挥剑将所有“愚民”都砍死,只是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深心为之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