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天以后,轩哥哥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而我也如行尸走肉一般生活着。我的心已经被伤的体无完肤了,不想连最后的那一点尊严也失去,我不会去求着他回来,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城主夫妇,只是把所有的委屈都放在心里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城主府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那个追求我的伯爵。

他的出现十分出乎我的意料,自认为在所有人之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了,无端给予他希望却只是为了另一个男子。所以对于他的邀请我没有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

那天晚上,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就像一个高贵的骑士,一直没有注意他的长相,如今一看,他长的比轩哥哥还要好看几分。

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色。

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

他欣长优雅,穿在得体的燕尾服中,显得更加挺拔。

手上一枚黑金闪闪的戒指显示着非凡贵气,整个人都带着天生高贵不凡的气息,怪不得那个女人死活都要缠着他了。

马车停在城主府门口,他单膝跪下一个标准的骑士礼把我迎上了马车。

其实对于我和轩哥哥的事情城主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对不起我,毕竟从结婚到现在,轩哥哥从没和我一起同房过,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如今儿子长时间不回家,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哪里跟谁在一起,只是他们对于那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喜欢的,毕竟那是他们的孙子。

所以见有人邀请我去参加舞会,他们更是百般撮合,怂恿我出去。

和那位伯爵一起坐在马车里,他很是风趣,饶是我这种不解风情的人也被他逗笑了好多次。嫁给轩哥哥后,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轻松的笑,忽然觉得跟他一起出来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没过多久,我们便到了宴会的地方,这是红叶城一个子爵所办的宴会,我和这位伯爵一起出现立即引起了别人的关注,从我们下车到进入宴会大厅所有的目光都被我们牵动,毕竟我们两人一个高贵美丽,一个俊逸不凡,自然颇受关注。

早已习惯了这些炽热的目光,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优雅的挽着伯爵的手,端着淑女的架子缓步走着。

这个宴会办的很不错,都是一些年轻人,所以也不是很拘谨,我在那位伯爵的刻意讨好下也频频失笑。今晚我的笑容格外的多,直到我的视线和一双充满怒意的视线碰触。

那个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的眼神正是出自于轩哥哥,看到他愤怒的眼神我心中居然有一丝的窃喜,以为他开始在乎我了,可是当我的目光扫到他身后的她时,我只是微微一愣、然后苦笑了一笑,就移开了目光。

原来轩哥哥是半途参加这个宴会的,那个女人怀孕了本不该再参加什么宴会,只是她吵着要来轩哥哥才无奈答应的,到达这里便看到我巧笑嫣然的和伯爵喝着酒聊着天。

我正欲走开却被轩哥哥一把拉住,“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轩哥哥质问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