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刚刚听到动静,有没有什么事?”

卫林快步走近,手里抓着他那把黑色横刀。

林曙光目光紧盯着门口的那双脚印,卫林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瞳孔当即一震。

猛地抬起头,低声道:“那玩意来过?”

林曙光点点头,伸出手,“刀借我一用。”

卫林一怔,面色古怪道:“少爷,您千万别想不开。”

林曙光没说话,平静看过去一眼。

无形中透露出的那股不容置疑,让卫林下意识将手中的横刀递去,不等他想不明白,少爷身上的这股权势威严从何而来,转眼就看见林曙光已经提刀,身影从院子里飞向围墙,轻而易举地翻出了林家大院。

“少爷!”卫林急忙轻呼,生怕林曙光出事,他也急忙脚下点地,越墙而出。

刚落地,一股带着恶意的阴风呼啸刮来。

卫林眼皮子一炸。

下意识抬眸——

就在他一米外,一个穿着寿衣犹如死尸的老者正用那双没有丝毫感情的猩红眸子盯着他。

卫林瞬间呼吸一滞,浑身下意识绷紧,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在大晚上遇见妖邪。

“哗!”

下一秒。

尸变的寿衣李老爷探手,十根漆黑的手指甲作势好像要撕裂卫林。

可与此同时,旁侧的另一道身影像是早就预判到了这一幕,拔刀,冲刺!

夜色下闪耀的刀芒荡漾的卫林心头一颤,寒冷的罡风从他面前呼啸奔腾,他下意识向后倒跌闪躲了过去。

跌滚在地上的瞬间,余光就瞥见林曙光手持横刀,一击砍在尸变李老爷的身上,血肉砍破的声音在夜色下尤为清晰。

尸变李老爷受到大力攻击,踉跄撞在身后的围墙上,留下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一丝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林曙光手里提着刀,携带冷酷的刀光再次凶狠斩下。

这种莽烈的打法看得卫林失神。

一直以来林曙光给他留下的都是那种温文尔雅、做事不争不抢的脾气,哪里有过像眼下这般杀伐果断,转念一想,大概也是因为不久前那趟出行,少爷差点被杀后的崛起吧。

嘭!

林曙光一刀再次砍中尸变李老爷的肩胛骨,刀身直接没入半截,他胸前的衣服被几根漆黑好似利器的指甲划破。

林曙光一脚将其踹开,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嘶吼,举刀再次蛮横砍下。

这番动静,很难不惊醒林家众人。

最先被惊醒的是附近的家犬,只是在尸变李老爷的摄人阴森下,这些家犬根本不敢吠叫,尽数缩在角落里发出颤抖的哀嚎。

一盏盏烛火亮起,越来越多的人苏醒。

尸变的李老爷嘶吼一声,转身就逃。

林曙光满脸冷笑,提刀追去,一副誓要将它挫骨扬灰的狠劲。

这尸变的李老爷显然是垂涎林曙光的血气,今天就算它逃掉了,日后还是会卷土重来,到那时,谁也不知道这老家伙会不会连累更多无辜的人。

林曙光和尸变李老爷接连蹿开,卫林变了变脸色,从林家大门的一名护卫手中抢下一把刀,也急忙追了过去。

“卫林?什么事?”护卫们见是卫林,急忙喊道。

“是妖邪!”

卫林头也不回大喊一声。

林家护卫们闻言,急忙人推人返回大宅,将大门紧紧再度关紧。

这时间,原本还想探头看街头上情况的青岩城众人纷纷逃回房间,吹灭烛火,一声都不敢再发出。

整个青岩城被笼罩在一片死寂中,远处一道接着一道的恐怖音浪时不时地将众人的心揪了起来。

“是高人出手了吗?”

“好像是,没敢去看。”

“不会真是李家那位老爷子尸变了吧……”

“轰隆隆!”

远处传来爆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