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中涌入两排带甲官兵,董卓现在的想法是谁敢反对他,他就让官兵把谁斩了。

董卓英明一世,糊涂一时,他这么做岂不把他自己置于了天下士人的敌对面?

天下士人是杀不尽,灭不绝的啊!

文武百官不站出来,不等于他们就会支持你董卓。

现在董卓竟然连袁绍都想杀,袁绍是什么人?这个唯恐天下不乱货色,通过杀宦官已累积了极大名声,何进死后,他在无形中成为了广大士人领袖。

当然了,袁绍再牛,董卓假如真想杀他,易如反掌,毕竟现的袁绍是落在董卓手中的呀!

一直强忍着的张羽,在系统提示下,不慌不忙走向了前台。

张羽抓住一个武士,对着他的肚子就打了一拳,“卟”的一声,该武士的肚子被打穿,血污从其背后喷溅而出,【隔山打牛】特异功能发挥巨大威力,靠近该武士的其他五个武士仿佛挨了炸弹一样,立即也象该武士一样,肚子被打穿,而且身体象麻包一样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象肉酱一样,慢慢滑落。

太恐怖了!

哪是人力所能为?

天神之怒啊!

文武百官全都吓得瑟瑟发抖。

张羽用一个武士的衣服擦了擦手后,来到吓得呆立木鸡董卓面前,哈哈大笑说:“司空大人,朝堂之上只能由文武百官议事,带甲武士怎么能在这?这些带甲武士全都是脓胞,我只轻轻打一拳,他们竟然就粉身碎骨了。”

董卓颤声:“镇国大将军,您意下如何?”

张羽摆手说:“先帝在时,朝堂上的事情我就不过问,司空大人现在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只是以为带甲武士进入朝堂不妥,这是他们该出现的地方吗?”

张羽转过身,走向一张矮几,抬手就是一掌,矮几随着“砰”的一巨响,立即碎裂。

张羽快速抓起碎木块向带甲武士们扔去,一个个武士立即眉心嵌碎木块,狂叫着倒地身亡。

武士们全都死了后,张羽退至先前站的地方,对大家笑说:“你们继续,不要在意我的存在,我只听,只看,一定不讲话。”

张羽露这一手,太血腥,太暴力,太震撼人心,就连魔头级董卓都被吓蒙,何况是文武百官?

袁绍、蔡邕、卢植自然而然获得释放,他们也茫然不知所措。

安静!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有人吓得屎尿失禁。

好几分钟,没有人敢发出一丝声响。

突然天子刘辨抱着头狂叫。

刘辨吓坏了!

董卓看袁隗,小声说:“您去把他扶下宝座,再把陈留王扶上去。”

袁隗躬身说诺。

袁隗象木头人一样,走向刘辨,把他扶下宝座。又命令宫女把陈留王扶来,陈留王来后,袁隗扶陈留王登坐宝座。

陈留王坐宝座上,非常安静,明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对一切都充满着好奇。

陈留王才只有九岁,从小由董太后抚养,一直生活在皇宫中,他见多识广,一点都不怕生人。遗传了王美人的好基因,长得眉清目秀,一副聪明乖巧模样,真是人见人爱。

刘辨被扶下宝座,并没有哭闹,相反表露出如释重负之态。

何太后泪流满面,但不敢哭出声。原来的嚣张和戾气彻底消失,变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麻木状态。

司徒丁宫宣读以刘辨名义拟写的圣旨,宣布退位,把皇位让给弟弟刘协。

众大臣压制着情绪,向刘协叩头。

唯有张羽昂首站立。

董卓也跪了下去,向刘协叩了三个头。

从此少帝刘辨就算废了,陈留王刘协正式当上皇帝,何太后继续临朝听政。

司空董卓和太傅袁隗共同辅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