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门口丈夫的故意调皮的模样,蒋穆雪一时忍俊不禁。

;行了,不用讨好我,你旷工一天这事我已经记下了。蒋穆雪笑着说道。

;啊~不会吧!总经理你这是要扣我工资呀?陈君羡开始装了起来。

;没错,旷工一天扣三天,你准备好了吗?蒋穆雪调皮一笑。

陈君羡哭丧着脸,说道:;能不能不扣呀?

;不行,你一天没来,我需要补偿,只能扣你工资了。蒋穆雪摆了摆手说道。

陈君羡顿了一下,似乎在酝酿着什么,紧接着突然认真地看着蒋穆雪。

;如果你不扣工资,我愿意肉偿!

蒋穆雪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娇羞地一拳打在陈君羡的胸口上,陈君羡应声倒下。

;君羡,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我没用大力呀!蒋穆雪懵了,自己难道因为平时跟着师傅一起训练,现在力气这么大了吗?怎么一拳就把陈君羡给打晕了呢?

;哇嘎嘎~

陈君羡突然坐了起来,吓了蒋穆雪一大跳。

;你讨厌!下次不许用这种方式吓人。蒋穆雪没好气地说道,又要挥拳头揍他,但是突然想到刚刚那一幕,顿时又停了下来。

;雪儿,你要打我随便打,我身体硬朗着呢!刚刚就是逗你玩的。陈君羡笑着说道。

;还是算了,我总感觉自己控制不了下手轻重,我可不想伤到你。蒋穆雪认真地说道。

陈君羡无奈,早知道就不开这个玩笑了,还让蒋穆雪有心理负担了,真是得不偿失。

;那好吧!我们去吃晚饭吧!想吃什么?我请你。

……

李帆虹现在特别开心。

自从江南峰会过后,他的地位就开始如同坐火箭一般地往上升。

家中顶梁柱一般的老爷子躺在了医院,自己大哥又是个废人,李家的权柄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他李帆虹的手上。

不仅如此,当他向病床上的父亲提出要和蒋穆雪硬刚,并且创建李家私人商会的时候,父亲李金唐的眼睛都是发光的,连连称赞,说着自己应该早点把家主之位交给他的,这让李帆虹又是一阵心花怒放。

看来就算是父亲病好了,他也可以顺势继承李家的家业,担任李家家主,拥有李家大小事务的决定权。

;我手下资源无数,就凭你一个小破丫头,也想和我斗,简直是做多了梦。

在得知蒋穆雪选择和自己的李家私人商会硬刚的时候,李帆虹只觉得对方这是自不量力,于是也就没有多在意。

;我回来了。

;忙碌了一天的李帆虹回到了家中,本想着自己叫上一句,妻子便会立马过来服侍自己,但是他显然是想太多了。

;哎呀!这支股票怎么又跌了?我昨天刚刚卖出的那支竟是又涨了一块,我怎么这么倒霉!

自己收拾好鞋袜,穿上室内棉拖的李帆虹走进了自己家的客厅。

这才刚刚靠近,便听到了一声不爽的叫声,这是他妻子刘明凤的声音,她又在买股票。

李帆虹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在外面累死累活赚钱,你这败家娘们竟然用来炒股。

;刘明凤,你要是再戒不掉炒股的习惯,以后家里的钱就不归你管了!李帆虹怒气冲冲地走进客厅说道。

;你个姓李的,我炒股怎么了?人家巴菲特还炒股呢?你怎么不去让他别炒股?凭什么就说我一个人?刘明凤毫不客气地回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