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初瑶在回景都的途中,看见路上不见寒骨,心里感慨万千,越来越理解傅幻枫对景国的大爱。

回景国的路途很是顺利,曾经的黑衣人也不见了踪影。

不日,便回到了景都。

他们在还没进到景都城门之时,就听到百姓的欢呼声,;郡主,是郡主回来了,郡主亲自去了两平!;

;两平那叫一个乱啊,郡主一个女孩子家家,竟然还敢去两平!;

;那可不,郡主殿下可是主动去找太后请缨的,郡主才是真正为民的人!;

白初瑶红润的耳朵动了动,掀开了车窗帘子向外看去。

;看啊,是郡主殿下!;

此话一出,景都的街道上发出了阵阵轰鸣,掌声雷动,白初瑶笑盈盈地向外面招招手。

;你们听说了么,摄政王殿下向白府提了亲,要娶郡主殿下!;

白初瑶一听,没差点从车里掉下来,她杏眼瞪圆,;什么时候的事儿,丫儿我怎么不知道!;

她掀开车帘,向外面一喊,;这是怎么回事,疾风?;

疾风纵马靠近马车,嘴里的狗尾巴草不见,郑重其事地说:;就在我们回景都的路上,王爷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去找白相提了亲。;

;老头这就答应了?;白初瑶难以置信,;老头不是最讨厌阿枫吗!;

;答应了;

疾风轻描淡写,仰头望天,丝毫没有直视白初瑶的打算。

见疾风不再理会自己,她转而命令车夫大叔,;不去宫里了,回相国府!;

他们一行人,本想先去宫中复命,再回到相国府。这下好了,还复什么命,这个消息吓得她半条命都快没了,还有命能给别人?

车夫大叔脸上挂着笑,;二小姐这可是好事啊,你怎么紧张做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王爷趁着交权的档口,把二小姐娶了,也算是冲冲喜不是?;

白初瑶闷哼一声,事发突然,她的确不知如何应对。

不多时,一行人便到了白相国府。

刚进相国府的门,孙管家就带着众多家丁迎了出来,;二小姐回来了,恭喜二小姐。;

;我爹在哪儿?;

白初瑶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吓得孙管家就连说话都哆哆嗦嗦地,;老爷和摄政王就在在正厅;

她听罢,二话不说,就从众人之间挤出一条缝,疾风伸手挽留,唯恐让这桩婚事黄掉,;二小姐,王爷没别的意思啊,二小姐别生气了;

白府空气安静地让人喘不过气来,孙管家都不敢说话,更别提其他的下人。

所以疾风的话语尤为清晰,可就算是这样,白初瑶都没有听见疾风在说些什么,自顾自地向里面走。

白家正厅。

白初瑶小步迈入,白沧海和傅幻枫便纷纷从木椅上站起身,齐声道:;瑶儿。;

本想发作的白初瑶,看见两人关心的脸庞,所有脾气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这时,傅幻枫展开双臂,白初瑶立刻意会,一蹦一跳地跑进了那个熟悉的怀抱,清凉的血腥味掺杂着腥甜映入鼻腔,而后化开了她的心,早晚也是要嫁的,只是时间节点的问题而已,又有什么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