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拿过这个奖的不超过四个人,他们都是老艺术家,当中还有音乐团队。

伊博是第一个凭借他个人风格哥却拿到了这最高荣誉。

网上那么多人黑他长得像女生,黑他背后有金主,可从来么有人黑过他的实力。

这最高荣誉奖,就是麦克风形状的,某博上炒了整个一个月。

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沉寂了一分钟后,班长池颜指着那奖杯:;卧卧……卧槽!

代亚冲瞪大眼睛:;这……是?

翟初羽也在疑惑,就十几本专辑,没这种效果吧?

她放下书,稍稍歪了歪脑袋,就看到放在专辑上的奖杯。

她:;……?

;我在网上找人定做的,翟初羽思忖了一下,然后把奖杯拿下来。

手指搭在麦上,沿着边缘随意的敲打着:;专辑是你的。

她说完。

人群也仿佛被戳破了气球:‘砰’的一声炸开了。

;是哥哥的专辑吗?

;天呐还有他的海报,我当时蹲点两个小时都没买到的,竟然还是签名版的?!!

;啊啊啊啊啊宋贝贝你干什么?!你给我看一眼,就给我看、一、眼!

这些女同学也顾不上代亚冲了,把他挤到一边去。

直到上课铃响了,这群女生还是没停下来,管他纪律委员喊多少声。

都没人搭理他,最后摸摸自己的鼻子坐下了。

坐在门口的人眼睛紧盯着楼道,教导主任来了好通风报信。

等人都不关注自己了,翟初羽才登上小号,找出一个头像,面无表情的发了五个字过去。

;脑子进水了?

班里基本上都在讨论专辑,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就连男生也有小声讨论着。

拾光缙云,大门外

男人驻足多时,四十岁上下,背阔胸宽,身材很魁梧,一身黑西装。

周身气质很冷,听闻脚步声,男人抬头,目光一定。

连忙上前,低头,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少主。

墨言卿面无波澜:;什么事?

男人抬头,生的普通,是那种让人过目难忘的模样,戴了眼镜。

将周身的戾气收敛,回话说:;修爷请您回y国一趟。

墨言卿不假思索,回了三个字:;我很忙。

说完,他转身离开,一刻都不停留。

男人盯着走远的背影,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修爷。

转身进了路边的悍马:;少主他还是不肯回去……

车门关上,声音被车门阻隔在里面。

y国CY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刘少。男人在办公桌三米外的地方驻足。

刘少泽捏了捏眉心:;办妥了?

;我们去晚了一步,男人的声音浑厚:;刚刚帝都传来消息,洛天奇从法庭回医院的路上,被人扔下了大桥,现在在医院,医生说是肺部积水,还昏迷着,左手和右腿骨折,手筋和脚筋统统被利器隔断,还昏迷着,明天都不一定醒的过来。

真狠。

至少比他狠,他可只想挑断他左手的手筋就好了。

这可是被整去了半条命。

是谁呢?手段残忍的可怕,动作更是快的可怕。

刘少泽沉默了少许:;去查查是什么人?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