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伯和苏二伯刚走到槐院门口,徐薇便笑盈盈出来,探头看了眼周边,没瞧见人这才引着两位进来。

在槐院帮工的那两位,徐薇已经提早打发了她们去前院。

三人疾步走进,徐薇转身关好门绕到床前,外婆,大爷爷和二爷爷他们过来了。

躺在床上的老人缓缓睁开眼,徐薇扶着她靠坐在床头,取过旁放着的温水给她饮了些,这才站到一边。

苏大伯和苏二伯见着这一幕两个人都惊呆了,老嫂子,你

老夫人抿了抿唇。

外婆也是刚刚才醒来,她有些话想跟二位爷爷亲口说。

坐着的老人终于开了口,薇薇,你到外面守着,别让人进来。

好。

徐薇将水杯放好,转身关上门。

拿了把椅子去到槐院门口,假装晒太阳。

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里面的事,只要听见丝丝响动便本能地侧头。

她知道是她太过紧张了,但她实在无法放松,是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给苏奇达揪住了小辫子。

苏家大院里,关于她的流言实在太多,仅是来槐院的路上,她便已经听到好几拨人闲聊。

说她无耻,靠着美色上位。说她不守妇道,败坏苏家门风。更有甚者说像她这种没羞没臊,没脸没皮的女人,就应该被赶走。

而这些统统都被徐薇抛诸脑后。

如今闲下来再想起那些犀利的话,心里却是不痛快的。

其实她也曾想过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大家,她跟何丰澄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误会了。

但何丰澄代表的是何家,她若真这么说,岂不是告诉大家她在何家并不得宠?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她还会因此站到何庆林的对立面。

很烦,很暴躁,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本来计划得好好的,只要跟何亦辰密切配合,所有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是真不知道何丰澄在这个时候插一脚是为了什么。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掩着的那扇门开了。

徐薇忙从椅子中起身,奔着两人而去。

见他们神色凝重,又不由往里间看了眼,边走边道:大爷爷,二爷爷,外婆清醒了的这件事,还请你们不要外传。

行走的两人停住,错愕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

徐薇欠了欠身,外婆的身体刚刚恢复,我不想因为家里的事又影响到她。

可是她刚才说

不管她刚才跟你们说了什么,都请你们忘掉。我只想外婆好好的,至于别的,我会代替外婆来跟你们衔接。

见两人均是狐疑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