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李凌罕见地失眠了,哪怕他之前喝了不少酒。

这一夜,在床上转辗反侧的李凌想了许多对策,可无论哪一条都难言有效,无权无势,又籍籍无名的他在京城,在朝中实在连自保的能力都很少,更别提反击了。

怎么办?

这是萦绕在李凌脑海一整夜都未有答案的问题,最后得出的唯一办法就只一个拖字,看拖上一段日子后有没有变数产生。至于柳润声那儿,此刻的他真就是无能为力了。

直到笃笃的敲门声响起,不知自己今晨何时睡着的李凌猛然惊醒,抬头看时,才发现窗外已是烈日高照,门口更是传来了月儿的声音:“哥,你还好吗?这都中午了还不起来,早饭都凉了……”

听到妹妹的声音,李凌总算是振作了些,一骨碌从床上起来,开门笑道:“怎么,就准你平日里赖床,我就不能多躺会儿?”

月儿有些关切地看看哥哥:“哥,你没事吧,以前都很早起来的……”

“没事,就是昨晚宴会上多喝了几杯,有些宿醉罢了。现在好些了,咱们出去吧,我都有些饿了。”心中的难处这时自然不好跟妹妹说了,那只会让她徒增烦恼。

月儿不疑有他,便应了声,拉了哥哥的胳膊就往外走:“今日的早饭好丰盛的,有肉沫烧饼,还有豆浆喝呢,可好吃了。”

“就知道吃,我看看,你都比半月前胖了呢。”李凌随口说笑着,同时告诉自己,哪怕是为了月儿,也不能束手待毙,现在想出对策来。

月儿立马就噘起嘴来:“才没有的事,昨天万大哥过来还跟我说我变漂亮了呢。哦对了,他说书局那儿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想你今日过去一趟呢。”

“哦?那边的事情我不是都交代过了吗,还能有什么要紧事?”李凌稍稍皱了下眉,要是官场上的事情能跟商场一样容易应对就好了。

但既然万浪特意过来必然也算要事,他便打算午后过去看看。可就在他打定了主意,吃完这顿两餐合并的饭,打算出门时,外边的仆从却进来禀报:“老爷,外头有个自称孙家仆人的说要见你。”

这让李凌略感好奇,自己好像没和什么姓孙的人物有过往来啊,而且自己只是个小人物,有什么人会找上门来?但在思索了一阵后,他还是决定会会对方,毕竟人都找上门来了,显然是对自己有所了解的。

来到前院客厅,李凌见到的是个模样周正,身姿挺拔的三十来岁男子,只看他的气度,怎么都不像是某家下人,这让他心里越发犯起了嘀咕,但还是笑着上前见礼:“不知贵客临门,有所怠慢了,还望阁下不要见怪啊。不知阁下是?”

这位也是微笑着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抱拳还礼:“李大人客气了,区区贱名不足挂齿,在下只是孙家一下人,今日是奉了我家主人之命特来请你前往一见的。”

“这……贵主人是?”李凌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人的言行当真奇怪,不报自己姓名也就算了,也不提自家主人到底是谁,却还请李凌跟他走一趟。

这位却只是笑道:“李大人去了后自然就知道了。你放心,我们请你前去必然没有任何恶意,而且对你来说只有好处。”

“是吗?这等所谓的好处我还真就第一次听闻呢。”李凌的面色却为之一冷,“若我不受这份好意呢?”

“那在下也不好强求,但李大人你今后是一定会后悔的。”这人却也不恼,依旧是八风不动的微笑模样,但身上却透出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气势来。

李凌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压力,想着对方话中之意,突然一个念头没来由而生,把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孙家,莫不是……心念一动间,他竟突然改变了主意:“既然贵主人盛情相邀,在下便随你去一趟就是了。咱们这就出发吗?”

对方见他答应,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那是自然,马车已经备好了,就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