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主,卓老,刚刚苏牧亲自带队扑我们的船,结果查封了一船的咸菜。苏牧在大发雷霆呢,把手底下三个锦衣骂的狗血淋头。”

“哦?他们也有失手的时候?”

“听说最近苏牧失手的次数多了。”

这话一出,一众堂主顿时脸色一变,开始回味出别的味道来。

“阿南,你是不是有什么底牌?对了,我这才想起来,好像自从上次苏牧查了你的仓库之后你就没有再被他拿过。

你怎么做到的?是不是背地里和苏牧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

“去你娘的,老子被苏牧坑了一百万两,一百万两!我和他达成交易,我特么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好了,阿南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高招赶紧说出来,弟兄们快玩完了啊。”

“这事得问帮主和卓老,是帮主和卓老授意的。”

众人视线看了过去,华叶安才轻咳一声,“我们成功把苏牧身边的一个蓝衣捕快给拿下了,他现在成了我们在苏牧身边的眼睛。

苏牧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提前给我们通风报信。”

“我靠,真的假的?怎么办到的?”

“那为什么我们还特么损失这么大?”一个堂口顿时不干了。

“蠢货,你以为苏牧专门盯着你不成器的手下拍蚊子么?要不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你以为你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吹牛逼?

这么多次你前脚走,后脚就出事真以为是你运气好啊?”

“就是,不给苏牧拿到点人,他很快就能意识到身边有鬼了。这个鬼,我们可是花了大力气才争取来的。”

王小黑蠕动了一下嘴唇有些欲言又止,但这一幕又岂能瞒过卓宇航的眼睛。

“小黑,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大家聚起来就是为了商讨对策,有好的主意不要藏着掖着。”

“卓老,我就是想能不能通过钉子的引导把苏牧的靶子一到别人那边去?苏牧不能只盯着我们泊水帮打呀,要打也该雨露均沾。”

“哦?怎么说?”

“山海帮最近不是很嚣张么?我们通过钉子让苏牧查山海帮。”

“苏牧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你说让他查山海帮就查上海帮啊?”

“就是,你当苏牧是你小弟啊这么听话?”

“大家闭嘴,让小黑继续说。”华叶安厉声呵斥道,“小黑,你继续。”

“苏牧不是要查极乐丹么?我们把山海帮贩卖极乐丹的线索告知苏牧,苏牧不就盯上山海帮了么?”

“噗嗤!”

“呵呵呵……小黑,资历浅有些东西你不懂没关系。山海帮不贩卖极乐丹的,也轮不到他们贩卖。”

“张堂主,我的意思是,山海帮虽然不贩卖极乐丹,可苏牧他不知道啊。我们只需要让他以为山海帮贩卖极乐丹不就成了。”

这一句话,仿佛拨的云开见月明一般让一众人瞬间醍醐灌顶。

“对啊,山海帮不贩卖极乐丹,难道栽赃陷害还不行么?”

“我操,黑子,你的心也和你脸一样黑啊。”

“这一手毒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