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心尴尬的笑了笑,陪着玖玖喝了一壶茶,才开口道,“府内里里外外都是妹妹帮忙操持,妹妹实在是太辛苦了吧。”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君真心待我,我自然也要真心为夫君着想。”玖玖冲林婉心浅浅一笑,“说来也是多亏了嫂嫂,若不是嫂嫂,我怎能嫁的夫君这般如意郎君。”

玖玖这话简直就像是火上浇油,让本来就后悔不已的林婉心更加懊悔到极点。

若是早知道聂略如此厉害,她当初也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人嫁过去。

如今聂略的了权势,镇国公府却一点好处都占不了,反而因为聂略的缘故,处处被人排挤当真是有口难言。

林婉心顺着玖玖的话说道,“妹妹同聂略的感情真是羡煞旁人。”

玖玖浅浅一笑,面上浮出娇羞的红色,嗓音轻轻柔柔的说,“聂略性子好,不管待谁,都是极好的。”

林婉心心口又中了一刀。

聂略对谁都是极好的,但对他们一家却是十分的不好。

但偏偏,这还都是他们自找的。

林婉心,“妹妹有事操持屋内,又是照顾聂略跟孩子,未免有些太辛苦了。”

玖玖点了点头,“这点倒是不比嫂嫂,玮儿不到两个月,正是黏人的时候,我最近都忙的瘦了好几斤。”

听到玖玖说累,林婉心立刻便说,“妹妹若是不嫌弃,嫂嫂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妹妹没有这么累。”

玖玖好奇的问,“什么办法?”

林婉心看了眼站在玖玖身后的莲心跟老管家,神神秘秘的说,“这个办法只能同妹妹一人说。”

这是让玖玖屏退左右的意思。

玖玖琢磨着想要知道林婉心到底要说什么,便点头道,“你们先退下吧。”

莲心跟老管家早就被玖玖收拾的服服帖帖,玖玖一声令下,立刻快速离开。

等莲心跟老管家离开后,林婉心这才凑到玖玖耳边轻声说,“妹妹可曾想过为聂略娶一个平妻。”

玖玖还以为林婉心要说什么呢,没想到她竟然让自己给聂略娶平妻,真是有趣啊。

玖玖故作疑惑,“这倒是个办法,只是夫君如今身份不同往日,一般女子怕是不成,但若是对方身份太高,自然不会愿意当平妻,这办法怕是不成。”

玖玖开始分析京城里的闺阁小姐,林婉心还以为玖玖被自己说动了,连忙说,“妹妹不用着急,我这里还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玖玖故作惊讶,“她真愿意?”

林婉心神秘一笑,“别人愿不愿意我不清楚,但她肯定是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