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说话算话!”

钱宗洋倒是没想到钱小余能想的这么开,但嘴上还是要说她几句才能痛快。

钱小余冲着钱宗洋离开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糟老头子坏滴很,以为谁都惦记他那点玩意呢?

等到钱老爷子睡醒想要离开钱家,可是那些分支的人还没有离开。

听说钱老爷子身为钱家族长却不住在钱家的时候纷纷议论起来。

钱宗洋的表情都快有些挂不住了,碍于脸面只得凑到钱老爷子跟前讨好道:“爸,您是钱家的家主,去别人家住不合适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这老胳膊老腿儿还能动呢!我不去外面住,我留在家里听你气我吗?”钱老爷子没好气道。

钱小余耳尖地听到了几个人的议论声,觉得眼下这个时候再让钱老爷子到沈卿晨那边住确实有些不合适。

“爷爷,今天先住一晚。您的身份着实不好现在离开。”

别人劝老爷子也许不顶用,但钱小余说话是真的好使,钱老爷子果然回屋去了。

那边钱小余突然接到了苏雪月的电话,余风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想要一起庆祝一下。

她和钱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刚出钱家的大门口,还没走到车跟前呢,就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影。

匆忙之间钱小余还没等看清楚来人是谁,便被一道寒芒晃了眼。

对方带了刀!

钱小余本能地想要躲开,可刀子刺过来的又急又快,她根本躲闪不及,只得快步后退。

都是因为家族大会的召开,一些离得近的分支家主干脆就自己开车来了。

所以钱家大门两边排了长长的两列车,钱小余想要上车离开都要比之前多走好长一段。

不然的话车子不好调头出去,所以在车与车之间也极容易藏人。

距离越来越近,钱小余才终于看清楚来人什么模样。

准确的说,她也没太看清。

因为那人的脸上被层层的纱布包裹,但看衣服特别眼熟。

钱小余猛地想起,这不是今天刚被她用热水洗了嘴的叫什么钱同家伙吗?

眼看着刀尖就要触及她的身体,钱小余脚步挪动身子一侧堪堪躲过刀刃。

但还是不免被刀刃划破了衣服。

“你疯了!”

钱小余怒喊,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你把我的脸毁了,都是你的错!你这个贱人!”

钱同疯狂地喊着,尽管因为纱布包裹有点张不开嘴。

仅漏出的双眼此刻盛满了怒火,他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一步步逼向钱小余。

钱家楼上的某一扇窗户后,钱娇儿看着楼下这场面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这个人可是得过散打冠军的人呐!

就算平时你钱小余再能打,又怎么能和专业的相比呢?

钱小余一个高抬腿将钱同手中的匕首踢飞,双掌举起,一前一后置于身前,进入防备状态。

钱同没了武器,只是呆怔了一瞬。

看了地上掉落的水果刀一眼,然后便举拳朝钱小余打来。

好歹是练过散打的人,一拳一脚都带着非同一般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