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王多宝那呆愣的神情,吴间二话不说的就大把大把的从他的储物法器中往出掏材料。

一边拿一边说着:

“你说的这些都是我做菜用的调料,随身带着一大堆。”

“那蓝色彼岸花就是彼岸花仙花圃里的东西,少说有个上万朵。”

“黄泉水就是黄泉尊者祭炼的神器黄泉中的水。”

“无根之土就是我师尊用来修炼的埋棺土。”

“这些东西要多少有多少,轮回绝境内一拿一大把,算什么买卖!”

就在吴间说话的空档已经给王多宝拿出了一大堆的材料摆在了面前,看的王多宝眉头直跳。

这平日里世间难寻的宝材竟然在吴间这里就和地上的石子一样不值钱。

果然,这金子在别人眼里珍贵,可对于生在金山里的人来说,他们穷的就剩下金子了。

“够了吗?”

吴间不满的抱胸问到,王多宝连连点头笑着。

“够了够了。”

这么多的材料,不仅卫仁那里有个交代,他还能拿下一大部分留用。

“那这报酬……”

王多宝试探着一问,想从吴间口中探出一个价位来好讨价还价。

不料吴间白了王多宝一眼。

“金银我在你这儿拿够了也不缺了,这些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就算我说换你的传承想必你也不会换的,干脆就当下次买卖的提前赠品送你了,以后这种小打小闹的买卖就不要喊我了。”

“嘶……”

王多宝听得倒吸一口冷气,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心道这吴间竟然会如此大方,将这些东西白送给他。

吴间似是从王多宝的脸上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不屑的闷哼一声道:

“哼,你以为我是你那样斤斤计较利弊的吝啬鬼不成!”

说罢,吴间一甩袖子踏入光门离去,临走时留下一句话来:

“礼尚往来,下次交易你可不能让我失望。”

吴间走后,王多宝便匆匆将收集到的材料送到卫仁府上。

知道吴间有那通过阴界快速移动并且自由穿梭于阴阳两界的神通,卫仁也并未对王多宝的办事效率有多少惊讶,只是收下材料后告谢一声便将王多宝打发走了。

往后几日卫仁足不出户,想来是在调配那书上的奈落剧毒。

王多宝则美滋滋的在自己府上等着,等着自己上万年来一直处心积虑想要除掉的卫仁自己去死。

不过他也有些忧虑,让他感到担忧的是,这计划进行的未免有点太过顺利了,反而让他担心卫仁会不会就这么为铁岭娟殉情。

在他原先的计划中,此事过后卫期头上的屎盆子算是扣牢了。

结果最少是卫期和卫仁父子反目,卫仁不再辅佐卫期,卫期痛失一大臂助。

最好也不过是卫仁暗中准备起兵造反为铁岭娟报仇,割裂大卫。

不过王多宝也没抱多大希望,以卫仁那般仁德的性子,要他起兵造反多半不可能。

于是他便埋下一道引子,想要用这记载奈落剧毒的书来试试看,看看卫仁会不会忧郁之下给铁岭娟殉情。

然而这条引子进展的未免太过顺利,让王多宝心生怀疑,几次在脑海中细细回想自己的每一次举动,查找是否有疏漏之处。

可结果是王多宝左思右想都不觉得整件事中有哪一处会暴露自己,虽然引子的布置有点潦草,可也并不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如此一来王多宝算是放心了,等到几日后卫仁突然在自己府内唤来了卫期。

一时间,王多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是成是败看此一举了!

他派出府上的侍女以前去卫仁府上送一些慰问糕点的名义,实则在那里暗中盯梢卫仁和卫期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