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控尸者?”

在座众人,除了紫瞑尸洞那位枯瘦老者外,其余人都是目光微微一凝,转头看向紫瞑尸洞的老者。

显然,在座这么多人,也只有紫瞑尸洞的人,才有懂得控尸一道。

紫瞑尸洞的那位枯瘦老者嘿笑一声,也不理会众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雪若掌教,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位神秘控尸者?”

而七星潭掌教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一位宫装美妇的身上。

此人乃是冰心宗的雪若武帝,也是冰心宗的掌教,巅峰武帝的修为。

雪若武帝目光微闪,颇为不解,反问道:“于掌教此言何意?控尸一道,你不去问紫阳老人,你来问本宫作甚?”

她虽然出自冰心宗,但脾气是出了名的火爆,即便是面对七星潭掌教,也是没有退让的意思,火药味十足。

她口中的紫阳老人,自然便是紫瞑尸洞的那位枯瘦老者。

“本座自然问过,与他无关。”

七星潭掌教面色沉了下去,这雪若武帝十分不给他面子,让他有些难堪。

“那在座这么多掌教,你为何偏偏问本宫?难道你也是那种贪图本宫美貌的人?想借机与本宫搭讪不成?我告诉你,别想了,没门。”

雪若武帝的话,让得大殿中的众人面上都是浮现一抹古怪之意。

七星潭掌教额头更是有着青筋跳动。

“哼,自然要问你,你可知道,那位被你们收入门下的弟子萧沐妍?”

七星潭掌教冷哼一声,没有去接其他话,而是目光逼视着雪若武帝。

“沐妍?你知道沐妍的消息?你把她怎么了?”

雪若武帝听到萧沐妍三个字,顿时收敛脸上笑意,变得十分严肃。

她曾在年轻时,一次历练中受伤,被萧绝所救,与萧绝有过一段交情。

在萧城危难之时,她曾赶去相救,但萧绝却让她带着萧沐妍离开。

对于萧绝的选择,她觉得十分无奈和遗憾。

萧沐妍是萧绝的女儿,她可是亲口答应过要好好照顾萧沐妍的。

而前段时间,萧沐妍才好不容易从悲痛之中恢复过来,十分刻苦修炼,实力提升也是十分迅速。

为了缓解萧沐妍心中的悲痛,雪若武帝这才做主让萧沐妍前去秘境试炼。

可如今试炼结束,她还未能等到萧沐妍归来,已经派出了许多冰心宗弟子寻找,可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此刻突然听到萧沐妍的消息,她心中自然激动。

不过听这七星潭掌教的口气,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了?哼,萧沐妍胆敢在出了秘境后,对我七星潭弟子出手,想要抢夺我派弟子在秘境中得到的一卷神秘功法,实在是胆大包天!”

七星潭掌教冷哼一声,声音突然变得愤怒无比,令得在场众人都是一愣。

“我七星潭大弟子穆永青得知此事,好心相劝,但萧沐妍非但不听,还欲杀人灭口,但以她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是永青的对手?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位神秘控尸者,杀了永青!”

“而后我七星潭长老彻查此事,却又被那位神秘控尸者斩杀。”

“萧沐妍是你门下弟子,你难道不知情吗?”

七星潭掌教说的话,让得在座所有人都是一愣。

“怎么可能?沐妍那丫头心性纯朴,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于掌教,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雪若武帝大惊失色,如果这个罪名落实的话,那萧沐妍可就是死罪难逃了。

以如今七星潭的威势,冰心宗哪能是他们的对手?

“误会?呵呵,我看这其中,恐怕也有你的插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