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嘉木这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平常看他这么聪明,现在怎么会说出这样的傻话呢?

“我才不会,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多久,你就记着我的坏,你就不能想着点我的好?”

顾云微拿着勺子,低头一勺一勺的喝汤。她轻轻的蹙着眉头,明显心情不是太好。

“傻丫头,我肯定知道你的好,不然,我怎么会越来越爱你呢?”

颜嘉木坐在她的身边,忍不住伸手搂了一下她的肩膀,还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脊背。

顾云微好像触电一样,整个身子一阵哆嗦,就连手上的勺子都快拿不稳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去给自己做点吃的吧,我现在胃口不大好,喝点汤吃点肉渣就够了。”

顾云微抬起头羞涩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她又低下头假装喝汤。

颜嘉木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很听话的转身往厨房走去。

一个人不想做饭,干脆给自己煮了碗面条,简简单单的打发过去。

两人吃过饭,顾云微想了想又坐回到缝纫机前,准备干点手头上的活,颜嘉木从厨房出来,立刻大惊失色。

“云微,你身体都没养好,赶紧回房休息,就别这么拼了。”

颜嘉木赶紧扶着她往房间走去,顾云微用了些力气顿住了脚步。

“可是我回到房间也只能看看小说,看小说跟缝袜子也没什么区别呀?”

顾云微理所当然的说道,颜嘉木还是强行把她推到了房间,让她做好在床上,还把武侠小说塞进了她的手心。

“做事跟看书肯定有区别,你现在身体还没养好,好好的休息几天,到时候等伤势复原,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颜嘉木语重心长的说道,顾云微最终被他说服。

颜嘉木坐回到缝纫机前干活,到了晚上九点,他洗漱完毕,现在又有些犹豫,自己是该去那小丫头的房间,还是该去自己的房间呢?

颜嘉木知道那小丫头的身体现在经不起折腾,可是她一个人又不好好盖被子,一会儿晚上着凉了怎么办?

颜嘉木心里这么想着,慢悠悠的走到了顾云微的房间门口,他伸手拧了一下门把手。

才发现那丫头八点多钟出来洗漱上厕所,再回去时,竟然顺手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这丫头,防我防贼一样,可真有她的。”

颜嘉木摇了摇头哭笑不得,小丫头有自己的想法,他完全能够理解,只是自己晚上没办法给她盖被子,这倒是有些操心呢。

颜嘉木犹豫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顾云微其实还没睡着,刚刚听到房间门口门锁的响动,她的心里好似被揪起来了一样,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后来听到外面安静下来,顾云微也总算是放下心来。

第二天早上,颜嘉木吃过早饭后离开了,早上八点多钟,顾云微磨磨蹭蹭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拉开房门,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直到确定颜嘉木上班去了,这才终于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