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冉迅速收了音,平复了刚刚有些激动的心情。

“那你应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啊”

王曦韵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打算用孩子拴住他,他是自由的。”

“那你怎么办”

“我现在心里很乱,我不知道该不该要这个孩子。

虽然这个孩子是夕兆峰的我很高兴,可那天他喝得烂醉,我不能确定这个孩子是否是健康的。

如果孩子生下来有问题,以后孩子长大后会埋怨我的。”

“哎呀,这你就多虑了,现在医学很发达的。

排畸能达到99的准确率,你就放心吧。”

“真的”

“真的,骗你干嘛不信你去问医生”

“那就太好了,如果到时候检查出来是健康的,我决定要这个宝宝。”王曦韵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仿佛里面的小生命能够感觉到她的触摸。

“其实你应该把你怀孕这件事告知给夕兆峰,他有知情权。”

“我不想告诉他,孩子是个意外,我怕他会不要他。”

“应该不会吧,好歹是自己的,他应该不会那么狠心的。”越冉轻轻拍了拍王曦韵的肩膀。

“我无法确定他的想法,所以我不敢告诉他。

希望你也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要告诉他我怀孕这件事,更不要告诉他我怀的是他的孩子。”王曦韵向越冉投去祈求的眼神。

越冉微微点点头,“可你以后怎么生活啊

你想过没有一个未婚妈妈带着个孩子,日子很艰难的。”

“再怎么艰难我也得把他抚养成人。

我无怨无悔。”

越冉倒是有些佩服现在的王曦韵,都说为母则刚,也许就是她这样的吧。

离开医院,越冉和王曦韵各自开车离去。

越冉无法想象今后王曦韵独自一个人来医院做产检的样子。

更无法想象她今后要面对的艰难险阻。

虽说她承诺过不要告诉夕兆峰,可作为王曦韵的朋友,她不愿看到她独自承受这一切。

她将车开到一处露天停车场。

拿出手机,她翻出夕兆峰的电话,如果再不快点儿给他打过去,估计他都快上飞机了。

一个女人独自一人带大一个孩子的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她不能坐视不管,哪怕王曦韵埋怨她,她也必须得打这个电话。

下定决心后,她拨打了夕兆峰的号码。

铃声只响了一声对方便接起来了,看来他一直在等这个电话。

“喂,我以为你不会打电话给我了。”夕兆峰先开口。

“有个事儿想要告诉你。”

“什么事儿”

“你是不是之前跟曦韵发生过关系”越冉想听他承认这件事,承认后她才好往下说。

要是一个男人不愿承认发生过关系,那更不会想要那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