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医院。

经过三小时的抢救后,权权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小肠被切除了一部分!

.......

第二天,中午。

大家全部醒来后,坐在一起,我把杜腾的事儿和大家说了,范玮听了后,通过人际关系开始打听那名中年男子!

一个小时后,消息打听出来了!

简单介绍一下,那名中年男子叫肖利,而权权正是他的亲弟弟。

现在再说说他是干啥的,这个肖利以前是靠走私黑车起家的,但他这个走私玩的很埋汰,他把车卖出去之前会在车上装一个GPS定位,然后把车卖出去后,他在叫手下的人又把车偷偷的开回来,然后重新给车刷一遍漆,这样就钱到手了,但是车又回来了,而买车的人还不敢报警,因为这是他妈的黑车,谁会去报警啊??

当然这事儿干多了,总会被发现,但要是有人来找麻烦的话,他叫人就是一顿JB乱剁,完了就是死不承认!

就这样干了几年后,整个人兜里就掏的满满的,几十万的现金都不用去银行,随随便便在家都能拿出来!

有钱后,肖利整个人就开始低调了很多,有啥事儿,一般自己不出面,都是叫底下的人去“私下解决”,现在还在南岭山庄那块,开了一家汽车配件厂。

而我听完范玮的叙述后,脑袋就更加疼了,觉得这个人很难整,谈应该是没戏了,因为人家也不缺钱,自己的亲弟弟被人捅成那样,报复回去那是必须的啦!

但我就纳闷了,人都进去了,你还怎么报复??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B和看守所的一名管教玩的很好,他想叫管教在里面整他!

在里面折磨杜腾,比在外面砍他一顿,更加让人难受......

.......

另外一头。

肖利得知杜腾进去后,立马给他在看守所的朋友罗管教打了个电话问道:“昨晚你们看守所是不是收了一个叫杜腾的啊?”

“不知道,昨晚不是我值班,咋了?”罗管教回道。

“你查查,帮我在里面叫人收拾收拾他,我弟弟被他捅了!”肖利简洁的说道。

“.....啊,行,我帮你查查!”罗管教稍微愣了一下后,点头答应道。

“呵呵,谢了啊,改天一起出来吃个饭!”肖利笑着说了一句。

”没事儿,挂了!”话音落,罗管教挂断了电话。

.......

十分钟后。

罗管教走到了307监号的门口,冲着里面喊道:“谁是杜腾,过来!”

“到!”杜腾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条件性的答道,然后走了过来!

“犯啥事儿进来的啊?”罗管教面无表情的问道。

“正当防卫!”杜腾想了想回道。

“正你妈了个B,正当防卫能把你抓进来啊?小B崽子!”罗管教很是粗暴的骂道,然后目光扫向了监号里的牢头,也就是这个监号里面的老大,淡淡的说道:“这个人重点照顾照顾,明白吗?”

“是!”牢头站起身回道。

“嗯!”说完,罗管教轻飘飘的走了。

杜腾站在原地瞬间就懵了,有点不明白这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