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无垢见杨老头跟莫轻倾打算回去了,便立马身形一闪,消失在黑夜中。

深夜,众人都已经熟睡,青灵抱着幽寒剑坐到一边,一脸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这般守夜,落无垢跟越滨海都已步入御灵境初期,周围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都是逃不过他们二人的耳朵,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主子与王妃身边虽然有越滨海、杨老头这等高手在,却只有俩人,黑甲玄骑又已经回到北荒去了,她有些放心不下主子跟王妃的安全。

落无垢盘腿坐在那儿,莫轻倾躺在一旁,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早已经睡得正香。落无垢微微闭着双眼,却是没有入睡,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起方才杨老头使出那招‘斩苍穹’时所用的身法动作。

月色正浓,野外很安静,这个季节在野外过夜也不算很冷,旁边又燃着火堆。

与此同时,远在帝都城的一处地宫内,赵子安坐在那儿脸色阴沉,右手紧紧的握着椅子的扶手,鹰眼低着头站在一旁,不敢抬头直视自家主子。

这地宫的布局,像极了皇城内的议事殿,金碧辉煌,十分耀眼。在大殿两侧都燃着淡黄色的烛光,将整座地下宫殿都照亮的一清二楚。

不知过了多久,坐在上面的赵子安才缓缓开口说道:“派去刺杀落疯子的高手,全都失去联系了吗?”

“是,是的。”鹰眼浑身一颤,小心翼翼的回答道:“王爷,用不用属下再派人出去巡查一番?”

“不必了,既然彻底失去了联系,那就证明已经被落疯子给全部灭口了。”赵子安的脸色阴沉得有些吓人,冷冷的说道:“没想到落疯子真的这么强,那么多清灵境的高手加上三名灵窍境中期的高手都未能拿他怎么样,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

“王爷,据咱们在北荒的密探回报,那,那落疯子已经,已经是御灵境初期了。”鹰眼声音有些微颤,生怕一不小心说错话,就惹来杀身之祸一般。

“砰”赵子安右手抓住的扶手,突然变成了粉末,撒在了地上。

赵子安起身,闭上了双眼,长长吐出一口长气:“落疯子,你居然已经步入御灵境初期了,难道你真的得到了什么天大的机缘不成?”

“王爷,那咱们还要不要再派一些高手去……”鹰眼微微抬头,只是看了他一眼后便又马上低下了头,颤声问道。

“不必了,咱们手里的高手本就不多,不能再折损下去了。本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秘密与越滨海接洽,想办法让他投入本王的麾下。只要越滨海肯归顺本王,那想杀落疯子就容易多了。”赵子安淡淡的说道。

“是。”鹰眼应了一声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