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a和权志龙的初吻,是在他们交往三个月后,在圣诞节的那天,那天权志龙捂着dara的眼睛上了天台。

“到底有什么啊,神秘兮兮的”dara嘴虽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很期待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权志龙捂着她的眼,在她耳边耳语。

“dara,my缪斯,圣诞快乐”dara睁开眼,烟花瞬间绽放,点燃了整片天空,火树银花,十分美丽。

“喜欢吗?”权志龙看着怀里的小女生,激动地握着拳头,仰着头目光炯炯,像只可爱的兔子。“恩,谢谢你,志龙”dara拼命地点头,眸子中绽放着流光溢彩,如烟花般美丽。

看着她欢喜的面容,权志龙才明白,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想要把整个世界都送给她。

“我可是准备了很久哦,你准备怎么感谢我?”权志龙眼珠子一转,故意这么说。“那你想怎么样?”dara转过身看他,脸蛋冻得红扑扑的。权志龙把脸凑过去,笑眯眯地看着她。“什么呀”dara害羞地跺跺脚。“就一下”权志龙指了指脸颊,撇撇嘴卖萌。dara拗不过他只好红着脸答应,凑过去像小鸡啄米似的一吻。

“这一下好像还没体会得很好”权志龙故意逗她,一本正经地说,其实内心已经欢喜到不行。

“权志龙……你……”dara又羞又恼,小粉拳朝他胸膛拍打着。

“乖,别闹”权志龙抓住她的手,顺势往他怀里一带,dara脚步踉跄地跌进他怀里,他低下头亲吻她柔软的唇瓣,流连忘返,dara停止了动作,手慢慢勾住他的脖子,小心翼翼地回吻他。

“我的缪斯,我的女神,不管时间如何流逝,也请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不要离开”

他们刚出道的时候,不能经常见面,因为怕被拍到,七哥因此每次和寒星去玩,都带上这一群孩子给自己打掩护,顺便让他们也有了相处的空间。

他们一起去登山露营,在山脚下的小溪尽情地玩耍,志龙像是三岁小孩上身,拉着dara在水中狂奔,逃到远离众人的地方。

dara坐在巨大的鹅卵石上,看着权志龙在那耍宝,拿起立拍得不停拍照,笑个不停。

“呀,不许拍,不帅”权志龙笑着上来抢,dara不给抱着立拍得跑得老快。权志龙一边追她一边往她身上泼水,dara也立刻反击。

权志龙看准机会一把抱住她,在原地转圈,然后一起跌入水中。打打闹闹,最后浑身湿透,累倒在石头上笑个不停。志龙注视着眼前的女孩,将脸贴过去,不舍得移开目光。

“干嘛呀”dara被他炽热的目光看得有些脸红害羞,推着他胸膛。权志龙笑着,没有理会,反而变本加厉地贴近,鼻尖贴着鼻尖,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惹得dara闹了个大红脸。

“权志龙,你个坏蛋”dara用小粉拳捶打着他。这时权志龙推倒了她,将她压在身下,权志龙看着身下惊慌的小白兔,嘴角露出邪魅的微笑,让人沉醉。

dara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脸越发燥热起来,特别是看到他令人沉醉的笑容时,已无力反抗,像待宰的羔羊般任人宰割,她清楚地认识到,朴山多拉,你完了。看着权志龙渐渐靠近的面庞,她紧张又有一些期待地闭上双眼,睫毛颤动着十分可爱。

权志龙俯下身在她额头印上一吻,起身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刚才的山兔子实在是太可爱了。dara又羞又恼“权志龙,你又调戏我!”“我可没有哦,只能说是我魅力太大了”权志龙坏笑着说。

这时天下起了小雨,dara用胳膊肘戳了戳志龙“该回去了,七哥该找了”“不急,反正都湿了”权志龙不怀好意地笑着。dara刚想骂他不正经,他却跳起来问“会跳华尔兹吗?”“啊?”“来试一下”不由分说地拉dara起来。

雨越下越大,两个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十指相扣,权志龙有力的手搂着dara纤细的腰,舞步在志龙的带领下由僵硬到自然。dara早已忘了此刻身在何处,她眼里只有权志龙那深情的双眸,目光炯炯仿佛有星辰在闪亮,雨水将他俊秀的面容打湿,更显魅惑。

“dara,很想和你这么一直下去到白头”他抱着她,在她耳边温柔落下一吻。dara将脸埋在他的颈窝,大力地回抱他。“我也是,志龙”

-----------------------------------我是分割线23333---------------------------------

永裴哥”胜允看着不远处一个人读剧本的dara,压低声音说。“什么事?dara怎么了?”东永裴的声音一下子紧张起来。“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几天dara努娜的心情不太好,虽然对着人还是笑嘻嘻的,但一静下来就没有表情了”胜允顿了顿“大概是很累吧,这几天通告很多,没什么休息的时间,整个人也好像瘦了不少”

“那你继续帮我看着,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东永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