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不是跑去日本找dara努娜么?怎么又成这样了?”胜利回头看了一眼工作室紧闭的门,和大家小声说着。“他们不会又吵架了吧?”太阳一脸郁闷。“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和好的啊,服个软照顾一下什么的就解决啦”大声推理道。

“哪有这么简单,要看事情的严重程度,而且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让旁人趁虚而入的时候好吗?”朴春说着,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不会有人在追求dara吧?”“说不准,努娜挺受年下男欢迎的”胜利一本正经地摇头。“说真的,七年走过来不容易,作为好兄弟真不希望他们分手”沉默的老崔突然插嘴。“对呀”大家异口同声地点头。

“努娜”即使是心情很不好,自家姐姐的电话还是要接的。“志龙啊,你怎么了?”姐姐权达美发现了弟弟的异常。“没什么”志龙挠了挠头发,烦躁地靠在椅背上。“还说没有,准是和dara吵架了吧”姐姐的第六感果然敏锐。“恩……”权志龙低低地应了一声。

“我就说嘛,dara都不来我店里玩了,你又惹她生气了?”“姐姐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啊?”权志龙一脸郁闷,自己真的是她的亲弟弟吗?“真的吵架了?死小子你服一次软会死啊”

“没那么简单……”权志龙把大致的事情跟达美说了一遍,本来去日本就是准备跟dara道歉,希望她能回到他身边,因为他很心疼,那样虚弱的她,无论她是打是骂,他都甘愿承受没想到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时,会看到那样的情景,一想到dara对那个小子笑,他就怒火中烧,忘记了来意,愤怒使他丧失了理智。他又一次,害她伤心了。

达美姐姐听完以后,沉默了很久很久。“志龙啊,dara真的这样说吗?你一点都不懂她?”

“恩”达美欧尼叹了一口气“你真的是把她的心伤透了……”

“她这么爱你,你却说她爱上了别人,这不仅是不信任,还是彻头彻尾地伤心啊,再怎么样,你也不该怎么说她……我觉得这一次,你真的过分了”同样是女人,达美可以体会到dara的心情,被深爱的人误解,一定是撕心裂肺了吧?“dara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你好自为之吧”

-----------------------------------分割线-------------------------------------------

“志龙……”身旁的那个女孩笑着唤他名字“你的梦想是什么?”“我想成为别人的梦想”他毫不犹豫地说。“很棒啊”女孩绽放出笑容,眉眼如画“我的梦想是成为你的梦想”“为什么?”

“这样你就会一直追随着我,陪伴在我的左右,永远不会离开,除非你不需要我了,我就离开……”女孩的笑容渐渐隐去,她伸出手想要触摸他的面容。“志龙,我要走了……”她轻轻呢喃着。

“不,不要走”他慌了,试图留住她,他握住她的手,却发现是一片虚无。“再见,志龙”四周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女孩的面容变得模糊,渐渐变得透明。“dara!”志龙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一个人呆在工作室里,四周一片黑暗,唯有电脑屏幕亮着刺眼的光芒,安静得只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他看了一眼手机,此刻凌晨四点,再无睡意。他拿起外套,驱车回家。他把车窗打开,猛烈的冷风灌进来,冰冷刺骨,混沌的脑子清醒起来,路灯的光透进来,眼睛有些酸痛。

回到死寂沉沉的家,他打开所有的灯,试图赶走所有的黑暗,从冰箱拿出啤酒喝,走上二楼,路过dara房间时,他伫立在那里,仿佛一世纪那么漫长,他推门进去开灯,清新风格的摆设映入眼帘,有很多公仔,整齐地放在沙发上,像是在迎接主人的归来。

墙上贴着一张巨大的白纸,权志龙走过去揭开,露出一墙的立拍得,呈现出一个爱心型,她那再熟悉不过的笔迹在上面写着“daragon七周年快乐!”权志龙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似的,痛彻心扉的疼,他靠着墙颓然坐下,喉咙中有啤酒苦涩的味道,如孤独,紧紧扼住他的咽喉,如此绝望,温热的液体溢了出来,滴落在他的手上,是泪吗?他不知道。心痛地无法呼吸。

不知何时一直照耀着我的

那笑容去哪儿了

温暖地包裹着我身体的

那身体去哪儿了

那美好的声音说我很幸福的

那个你也不在了

不知何时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柔弱的少女

也已经不见了

现在才知道你因我而受了伤

后悔也已经迟了么

好似永远的爱情

不要放开彼此的手的承诺

也在悄悄接近的离别面前无力地倒下

是的我们今天分手了

------------------------------------------------------------------------------------

深夜,dara睡不着,披了件外套,光脚走出阳台吹风。东京的夜景真的很美,火树银花,十分华,像一座不眠之城。风很大,吹乱了她的长发,她开始觉得冷,越发怀念起那个温暖的怀抱。

这时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来,dara掏出手机,看着备忘录,愣住了。现在已过十二点,今天,是他们七周年的纪念日。

备忘录还在闪着光芒“daragon七周年快乐!以后也要走下去,继续一辈子,爱你志龙。”

dara靠着栏杆坐着,看着手机发呆,良久,点开了那首她一直不敢听的新歌,由权志龙创作的ifyou,收录于D专辑。

她很害怕,如果这是权志龙送给她的告别曲的话,她真的会很难过,这就代表着他们已经结束,他也许就会走向别的女人了。尽管她一直否认,但潜意识里,她是不想忘记权志龙的,因为她爱他,爱了整个青春。

她离开了

我什么也做不了

爱情离开了

我还傻傻站着

望着渐行渐远的那个背影

化成一个小小的点消失不见

随着时间流逝会否逐渐麻木

想起往事

想起你

IFYOU

IFYOU

如果还没有太迟

我们能否重新回去

IF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