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dara可以好好逛日本的日子,她收拾了悲伤的情绪,化妆将黑眼圈掩盖住,换上短裙和衬衫,配上酷酷的马丁靴,戴上口罩和帽子,严严实实地出门了。在酒店大堂与张基永会合,张基永因为刚出道日本人民应该不熟悉,只戴个口罩,风衣外套衬出很好的身材比例,不愧是模特啊。

“昨晚睡得好么,努娜”基永冲dara挥挥手,大步走了过来。“挺好的”昧着良心说话的dara眼睛都不眨一下,事实上她昨晚失眠了,没睡多久。“那就好,我很担心努娜因为昨天的事睡不着呢”基永绽放出笑容“那我们今天就好好的玩耍吧!”

“好”dara点头微笑着,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继续生活的。“dara努娜,我们去玩塔罗牌吧”张基永看着在不停啃巨型棉花糖的山兔子。“好啊”dara点点头,拉着基永就跑。

“你好,请问要测什么运势呢?”塔罗牌屋的老板娘问。“爱情运势”张基永余光瞟了一眼dara,想了想说。“好,请两位各抽一张牌放在桌面上。”两人照做了。

老板娘看了看牌,缓缓地说“这位小姐的牌寓意是……找回初心,方可始终”

dara愣住了,不解地问“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彼此对爱情还有信心和积极的行动的话,会有好的结局。”dara沉默不语,信心吗?她不知道,她好像已经丧失了勇气。

“那我的呢?”张基永打破沉默。“命里无时莫强求”老板娘看了看“不要奢望你得不到的东西,是没有结果的,放开手可能会拥有更好的幸福”张基永愣住了,看了dara一眼,真的吗?他和她,终究无缘吗?可是,他还是想试一试,爱情里的人,总是不撞南墙不死心的,他偏偏想撞一次看看,遍体凌伤才甘心,因为,他很想拥有这个女孩。

出了塔罗屋后,两人又沿着街市逛了一圈,吃遍了好吃的东西后,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

日本的公园特别雅致,花草树木,都展现出勃勃生机,日式的布置,假山小池流水,十分雅致。基永用余光看着dara,面对如此美丽的景物,dara低头沉默不语,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dara努娜”张基永打破沉默,dara抬起头看他,似乎在等待他的话语“我能问你个问题吗?”“问吧”dara想了一下,点点头。张基永鼓起勇气,注视着她的眼睛“努娜为什么和志龙前辈分手?”dara愣住了,她没想到基永会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是这个问题?”

“因为dara努娜你看上去很不快乐,我每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都是悲伤的表情”即使在笑,依然如此悲伤。dara沉默良久,缓缓开始讲述他们的故事“也许时间真的会带走很多东西……”

张基永认真听着她的故事,看着她悲伤的表情,心有些疼。

“现在,我不知道该继续还是放弃了……继续有没有勇气和信心,担心这样的局面会重演,放弃又舍不得放不下,毕竟……我还是爱他的……”“dara”这一次他没有叫她姐姐,他注视着她,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你知道怎么撕创可贴不疼吗?”dara没有抽回手,静静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目光炯炯。“一下子撕掉”

“基永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虽然已经猜到七八分,但dara还是鼓起勇气问。“因为我喜欢你,dara,因此我不想叫你努娜”张基永凝视着dara有些慌张的面容,坚定有力的说“我想守护你,就像徐贤宇守护卢佑莉那样,不再让你难过,让你的脸上始终绽放出笑容”

dara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握着她的手,暗自加深了力度。“所以呢,你怎么回答?”朴春压低了声音,以免引起彩琳的注意。“我就说让我考虑一下……没怎么样”电话那头的dara闷闷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