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上,郑音谣被门铃声给吵醒了,从床上爬起来,就跑去开门。

郑音谣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冯安纪看到自己一脸惊讶的样子。

郑音谣就顺着他的眼光看向自己,囧了,立刻把门关上。

回到房间换衣服梳洗打扮打扮,才重新去开门。

郑音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请进。”

冯安纪就进入郑音谣的家,看到她家的布置很温暖的感觉。

郑音谣把门关上,问,“安纪,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

冯安纪看了一下时间,答,“不早了。”

郑音谣就来到桌子上,看着纸上的内容,问,“安纪,你吃了早餐没?”

冯安纪摇摇头。

郑音谣就把手上的纸给冯安纪,说,“我姐猜测真没错。”

冯安纪接过纸,看了起来,说,“大姐她考虑得真周到。”

郑音谣就去拿保温盒里的早餐,说,“我们一起吃早餐。”

冯安纪点点头。

两人一起吃着早餐,早餐过后,冯安纪就带着郑音谣去他家。

郑音谣来到冯安纪的家,就看到他的两个哥哥似乎在等候她。

冯安生指着沙发,说,“小谣,请坐。”

郑音谣就坐了下来,看到他两个哥哥紧张到坐立不安。

冯安平见,说,“小谣,我们纯粹是想见见你,你不用太紧张。”

郑音谣点点头。

冯安纪在郑音谣旁边坐着,搂着她的腰,向自己两个哥哥问,“你们找我的小谣来做什么?”

冯安平指着冯安生,对冯安纪答,“不关我的事,问你大哥。”

冯安生站了起来,说,“我小时候也喜爱风筝,听说小谣的姐姐是做风筝的,想必小谣也会做风筝,就想请小谣过来教我做风筝。”

郑音谣摇摇头。

冯安生见,问,“小谣,你不会做风筝吗?”

郑音谣谦虚地答,“不是不会做,是做的不好。”

冯安纪护着郑音谣,问,“大哥,你怎么不找小谣的大姐教你?”

冯安平迎合着说,“搞不好造就一段风筝之爱。”

郑音谣看了一眼冯安生,再看一眼冯安平,再看向冯安纪,心喜地问,“安纪,你两个哥哥都是单身的吗?”

冯安纪点点头。

郑音谣觉得冯安纪的两个哥哥不错,就打起他们的主意,打算把自己两个姐姐介绍给他们。

冯安生听他们这么说,也不强求,说,“小纪,你就带小谣在家里玩玩。”

冯安纪听后,问,“大哥,你要出去吗?”

冯安生点点头。

冯安纪就看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先后离座,就带着郑音谣在家里到处走走。

冯安纪最后把郑音谣带到楼顶,郑音谣累的坐在楼梯上,说,“安纪,我跟你商量一个事。”

冯安纪在她旁边坐下,把她要说的说出来,“你要商量的事一定是关于你姐姐和我哥哥的。”

郑音谣笑,问,“你也有这个想法吗?”

冯安纪点点头。

郑音谣头枕在冯安纪的肩膀上,说,“那我们就这样约定了。”

冯安纪把郑音谣抱在怀里,说,“我也想跟你亲上加亲。”

郑音谣点点头。

冯安纪摸着郑音谣的秀发,说,“小谣,我们毕业就结婚吧!”

郑音谣想着他们才刚开始,问,“那么快定下来好吗?”

冯安纪抓着郑音谣的手摸上自己的胸口,问,“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

郑音谣犹豫不决。

冯安纪看到犹豫不决的郑音谣笑了,还是慢慢培养感情再说。

冯安纪就和郑音谣玩了一个上午游戏,郑音谣肚子饿了。

冯安纪就准备做好吃的给郑音谣吃,不料满桌都摆着好吃的。

冯安纪才理解这个出去,不是出去工作,而是出去买菜。

冯安生把炒好的菜端出来,看到自己的弟弟那样看着自己,说,“你不用那样看着我,未来弟媳来到当然要好好招呼。”

郑音谣脸红了,冯安纪见,护着她说,“大哥,你不要再笑话小谣了。”

郑音谣想起昨天自己的姐姐笑话他,自己都没那么护着他,真是自愧不如。

冯安平听后,说,“我想小谣不会介意的。”

郑音谣看着他们两个说,“大哥,二哥,你们两个好好相处。”

两人听后,笑赞,“弟媳,你的嘴巴可真甜。”

郑音谣也跟着笑了。

冯安生做好饭后,就坐了下来,说,“小谣,不要客气。”

郑音谣拿起筷子夹菜吃,说,“那我不客气。”

四个人就吃起饭来。

郑音谣心想:如果大姐和安纪的大哥在一起,一定很有口福。

冯安生知道郑音谣心里这么想,一定否定道,他多想找个给自己做饭吃的她。

吃过饭后,冯安纪就带着郑音谣出去外面到处走走。

他们两个玩的不知道时候,晚饭时,郑音韵打电话给郑音谣。

冯安纪才把郑音谣送回家去,郑音韵就邀请冯安纪吃晚餐。

冯安纪感到荣幸至极就接受了,就和郑音谣三姐妹一起吃晚餐。

冯安纪心想:小谣大姐的厨艺和自己大哥的厨艺相当,想必在一起很配。

冯安纪吃过晚饭后,就跟她们告辞。

中午时分,冯安纪就来到郑音谣的家楼下,就看到等自己的郑音谣。

冯安纪心想:跟她约好一起回学校,她就早早在等自己,真是一个守时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