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安纪起哄,说,“小谣,我真心觉得我们三兄弟跟你们三姐妹真的很配。”

郑音谣迎合,说,“我也这么觉得。”

郑音韵听后,问,“我们是不是要谢谢你们两个把我们凑合到一起?”

两个人一起答,“这是必须的。”

郑音素听后,问,“还能不能好好吃饭?”

郑音谣帮郑音素夹菜,答,“能,我们好好吃饭。”

六个人就一起吃饭,饭后,提议一起唱歌,冯安纪和郑音谣选了一首情歌,两个就深情地唱了起来。

他们两个唱完后,冯安平也和郑音素选了一首情歌,两人也深情地唱了起来。

他们也唱完后,最后到冯安生和郑音韵选了一首情歌,两个人也深情地唱了起来。

唱完歌后,就玩起猜歌游戏,最后是冯安纪和郑音谣胜出。

郑音韵看了一下时间,说,“这么晚了,二妹,小妹,我们回家去。”

郑音素和郑音谣点点头。

冯安生为首都提出要送她们回家,她们三个都拒绝。

郑音韵就带着自己两个妹妹回家去,接下来他们就好好相处。

冯安生做赢了一单大生意,和公司的人庆祝,就发了一条信息给郑音韵。

郑音韵接到信息后,就赶了过去,看到那么多人就想走。

冯安生看到她想走,就来到郑音韵的身边,在她耳边说,“饭不是白吃的,你还要请我全公司的人放风筝。”

郑音韵听他这么说,就决定吃他一顿,可是最后苦了自己。

饭后,就一起来到郑音韵的风筝店里挑选自己喜爱的风筝。

郑音韵看着都是一双双情侣,问,“你公司招的都是情侣吗?”

冯安生听后,答,“我准他们带家属。”

郑音韵指着自己,问,“那我就是以家属的身份出席?”

冯安生点点头。

郑音韵听后,伸手拍打他一下,说,“你真是,谁是你的家属。”

冯安生牵着郑音韵的手,说,“我们来选风筝。”

郑音韵就跟冯安生一起选风筝,选完后就来到广场放风筝。

广场里都是一双双情侣在放风筝,真是充满爱的情景。

冯安生就把自己手上的风筝放了起来,郑音韵看着风筝上写的字。

听冯安生告白,“小韵,做我女朋友吧!”

郑音韵听后,问,“我们不是早就是男女朋友吗?”

冯安生抱着郑音韵,答,“想用个浪漫的形式跟你告一下白。”

郑音韵回抱他,问,“真的是这样?”

冯安生说出自己的想法,“跟你告白后,你就要做一个称职的女友,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帮我□□心午餐。”

郑音韵点点头。

冯安生跟郑音韵告白过后,就每天等着郑音韵送午餐过来。

总会打电话问,“小韵,我的午餐到了没?”

郑音韵总会回,“在来的路上。”

而冯安平每次设计都会给郑音素点评,郑音素每次设计也都会给冯安平点评。

一起都在等冯安纪和郑音谣他们两个毕业,再一起结婚。

又一个星期六,吃过饭后,冯安纪就带着郑音谣回自己的房间,冯安平也带着郑音素来到自己的设计室,冯安生就和郑音韵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郑音韵就在想自己和冯安生在一起后,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就问,“安生,怎么一直都是我做饭?”

冯安生就抱着郑音韵,在她耳边答,“我懒了。”

郑音韵听后,说,“我想吃你做的饭。”

冯安生笑了起来,说,“我一直等着你说这句话。”

郑音韵跟着笑问,“什么意思?”

“就是想听你跟我说想吃我做的饭,我就给你做一辈子的饭。”

郑音韵想了一下,说,“我真是亏,我应该一早就问你这个问题。”

冯安生刮刮她的鼻子,再摸着她的秀发,问,“那么不情愿给我做饭吗?”

郑音韵摇摇头。

冯安纪带郑音谣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开始和郑音谣一起看书。

郑音谣看书看累了就趴在桌子上,冯安纪就玩弄郑音谣的头发,问,“小谣,大姐,二姐她们两个怎么不留长头发?”

郑音谣听后,答,“大姐她头发齐肩很好看,二姐她短发有个性。”

冯安纪看着她一头长发,问,“那小谣是不是喜欢长发?”

郑音谣摇摇头,再摸着自己的头发,答,“是大姐和二姐说留着长发的我像公主。”

冯安纪点点头,笑了起来,说,“我也这么觉得。”

冯安平带郑音素来到他的设计室,见郑音素设计着蝙蝠衫,问,“素素,你那么喜欢蝙蝠衫吗?”

郑音素反问,“你不觉得蝙蝠衫很像风筝吗?。”

冯安平听后,问,“你就因为蝙蝠衫像风筝才爱设计蝙蝠衫?”

郑音素点点头。

冯安平就抱着郑音素,在她耳边问,“那你怎么不给我设计一件蝙蝠衫?”

郑音素听后,答,“这是我们三姐妹专属的。”

冯安平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