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完后,就一起回去,郑音韵才知道自己的两个妹妹多想自己。

郑音韵回去后,郑音谣就抱着她,说,“大姐,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郑音韵摸着郑音谣的脑袋,问,“是想我做的饭吧!”

郑音素抱着郑音韵,答,“才不是。”

郑音韵摸着郑音素的脑袋,说,“我还以为你们适应得很。”

两个人摇摇头,说,“第一天还是可以的,到第二天就开始想你,想到现在。”

郑音韵发自内心的笑了,思念已久地语气说,“我也想你们了。”

他们三兄弟看着她们三姐妹最真挚的笑,真是美极了。

冯安生抿唇,提醒他们,“你们还要不要手信的。”

他们四个动作麻利地去拿自己那份礼物,拆开礼物是自己爱的物品,感到很暖心。

郑音谣看到自己的公主裙后,就抱着郑音韵,说,“大姐,你既然送了我一条公主裙,也不会介意把我梳个公主头吧!”

郑音韵点点头。

郑音谣就拉着郑音韵到自己的房间。

郑音韵就等郑音谣换好衣服,就帮她梳头发。

郑音韵帮她梳好头发之后,用手在头顶抓一个公主头雏形出来。

将这部分头发用橡皮筋扎起来,将马尾部分往头顶侧面翻转,用马尾的头发均匀的盖住橡皮筋处。

用小夹子固定好马尾部分,再别上一个小发饰。

郑音韵拍手,说,“梳好了。”

郑音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问,“这个是我吗?”

郑音韵双手搭在郑音谣两个肩膀上,气徐声柔地说,“是,是我最美丽的小公主。”

郑音谣甜美地笑了起来,就和郑音韵一起回到客厅。

郑音韵在前面挡着郑音谣,说了“噔、噔、噔瞪。”就让开。

冯安生和冯安平反应不大,冯安纪反正就超级大。

冯安纪跑到郑音谣的面前,抱着她转圈圈,说,“小谣,我的小公主你真美。”

郑音韵来到冯安生身旁,问,“我帮小妹梳个公主头好看吗?”

冯安生抱着郑音韵,在她耳边问,“你扎过辫子没?”

郑音韵点点头。

冯安生就拉着郑音韵的手,说,“去你房间拿相片给我看一下。”

郑音韵就被冯安生拉进房间,郑音韵就到处翻,翻出了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冯安生就捡了起来,激动地说,“原来那个女孩真的是你。”

郑音韵听后,也激动起来说,“你就是帮我捡风筝的那个哥哥。”

冯安生点点头。

郑音韵见,说,“看来我们的缘分真不浅。”

“不对。”冯安生摇摇头答,再说,“是从帮你捡风筝就是我们缘分的开始。”

郑音韵听后,问,“一面之缘就决定爱吗?”

“是。”冯安生点点头答,再把郑音韵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就是那一面之缘,就深深被你吸引了。”

郑音韵从心底里笑出来,问,“我的魅力有那么大吗?”

冯安生回想起那时候,说,“确实很有魅力,广场上那么多人,都能让我注意到你。”

郑音韵想了一下,说,“我放风筝就是那一次断了线,就给你捡到了。”

冯安生听后,问,“以后的风筝都没断过线吗?”

郑音韵点点头。

冯安生见,再问,“你那次是故意把风筝放断了线吗?”

郑音韵翻了一个白眼,说,“谁有那么无聊。”

冯安生听后,问,“那一次不会是你的试验品吧!”

郑音韵点点头,答,“猜对了。”

冯安生把风筝拿在手里,问,“有没有觉得这只风筝有什么不同?”

郑音韵听后,答,“我早就知道,我那只风筝被你偷龙转凤。”

冯安生笑了起来,说,“这样听来,小韵,也不笨。”

郑音韵指着冯安生,问,“老实说,怎么要把我的风筝跟你的风筝调换?”

冯安生把手上的风筝递给郑音韵,答,“想跟你交换信物。”

郑音韵看着手上的风筝,问,“这只风筝是你自己做的吗?”

冯安生点点头。

郑音韵见,指着他问,“你会做风筝,怎么还要跟我学做风筝?”

冯安生反指她问,“你会不知道吗?”

郑音韵听后,说,“安生你追女孩的方式真是烂。”

冯安生抱紧郑音韵,说,“那我还不是把你追到手。”

郑音韵靠在冯安生的怀里,问,“那个风筝发布会也是圆你的梦想吗?”

冯安生点点头,再握住郑音韵的双手,说,“从帮你捡风筝那天开始,我就喜欢上放风筝。”

郑音韵听后,问,“你不爱放风筝,你怎么会做风筝?”

“那是一个功课。”

郑音韵“哦。”了一声,说,“没心做的风筝都做的那么好,你真厉害。”

冯安生听后,问,“那你呢!”

“我什么?”

“你这个有心做风筝,还不如我这个无心做风筝。”

“这就叫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冯安生想起那一次错过的见面,问,“你那次是有心迟到呢!还是无心迟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