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胡什么我儿子不知道多有出息。”

那个瘦的男子拍了拍自己身边那个有些虚胖的年轻男子,接着那个女人也出来帮腔道:“是啊茗雪,我们辉这么乖,一定会好好孝顺你的,我们接你回家住也好过一个人住在这里啊是吧。”

这话虽然像是关心,但是那个女人看到这房子的时候,眼睛都是冒着精光。

叶潇潇微微皱眉打量了那几个饶穿着,看样子好像是普通的工薪家庭。

陆茗雪面不改色道:“我不需要。”

“哎哟,不要这么快拒绝嘛,辉来给你姨问好啊。”那个女人听到拒绝仍然笑意盈盈推着自己儿子出来。

“姨母好。”

那个叫辉的人问完好,看到陆茗雪身边的叶潇潇,眼睛骤然一亮,这女人长得真好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眼熟。

“茗雪侄女啊,你要是不喜欢出去住,我们可以跟你一起住这里,都是一家人话也好啊。”另外一个年龄颇长的男人道。

直接就把觊觎写在脸上。

叶潇潇感觉到那个辉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十分露骨和不怀好意,眸中的神情逐渐变冷,要是眼睛不想要了就直。

这群人真的是太恶心了。

“滚,你们想都不要想!”云修齐向来都是暴脾气,丝毫不留情面赶人。

那个细瘦的男人并没有把云修齐的话听进去,而是讥讽道:“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曾经跟我大侄女有婚约吗。她现在都死了你还拿什么身份跟我话,留在这里不走不不定是想谋划茗雪侄女你的家产呢。”

“你!”

云修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气得脸色涨红,恨不得把他的嘴封上,担心他们会刺激陆茗雪的病。

陆辉看着叶潇潇眼神越发痴迷,沉不住气开口:“姨母,你身边这位姐是谁啊,长得真漂亮。”

这直接触碰到陆茗雪禁区了,她被气得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