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穹终于知道黑色火种觉醒异能的原理了。

秦皇庭研究院曾经发表过一篇理论研究,叫做《生命起源与精气神概述》,里面精气神分别蕴藏生命,进化与能量的秘密。

黑色火种能够汲取妖兽的精气神,等于是窃取了妖兽的生命能量与遗传物质,通过炼化,与王穹自身的精气神结合,从而觉醒出新的能力。

换句话,妖兽的精气神便是黑色火种的养分和材料,它在觉醒融合异能的时候,自身也在成长。

“大执教,有没有什么生灵或者方法可以吸收别饶精气神?”王穹问道。

纪元辰瞥了一眼:“你这种想法很危险。”

“曾经也有人尝试过,甚至牺牲了大量的生命,想要找到剥离精气神的方法,可是失败了。”纪元辰摇了摇头道。

精气神,本来就是一种概念,虚无缥缈,唯一具象化的物质便是火种。

因此那种试验牺牲得不仅仅是普通的生命,而是修士。

如此疯狂,如此血腥,曾经造就了无边的黑暗与动乱。

所以圣殿颁布过法谕,无论何等时代,都不允染指这禁忌的力量。

“圣殿?”王穹一怔,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陌生的名字。

纪元辰面色微变,旋即叹道:“算了,反正你早晚也会接触到,提前告诉你也无妨。”

“所谓圣殿只是大家对他的敬称,它真正的名字叫做……”

“光明殿!”罗青沅突然接口道。

纪元辰抬眼看了她,点零头。

“光明殿!?”王穹眉头微皱:“它跟光明学宫有什么关系?”

“光明殿乃是世上最古老的势力,没有之一,光明学宫也只是他在人世间设立的分支而已。”

“什么?”王穹讶然道。

堂堂光明学宫,遍布下四十九城,传播信仰,铸就人类修行的基石,如此庞然大物,竟然只是光明殿的一部分而已?

“最古老的岁月,人类强者刚刚崛起,他们在黑暗中挣扎,在杀伐中前行,为了延续人类的火种,他们创立了光明殿,集结一切有生力量,对抗妖兽。”纪元辰的眼中怀着敬畏。

那是最艰难的岁月,人命如草,卑贱莫名,唯有屹立于巅峰之上的支柱,扛起人类的大旗,举步维艰,在血与火种,铸就了不朽的荣光与传常

光明殿,正是于此建立,传承至今不衰。

不过,不知从何时起,光明殿藏身迷雾,不显世间,只留下光明学宫传播教化,延续人类的火种与信仰。

“大执教,你别告诉我叶跟光明殿还有关系。”

王穹心头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

纪元辰斜睨一眼,淡淡道:“你属这次最聪明。”

“卧槽!”王穹脱口大骂。

他总算知道,为何罗祖最终还是选择了叶。

原来这崽子的后面还有光明殿,地间最古老强大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