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一年前,一个合同工,与陈主任闹翻之后,科里的人都知道,和陈主任顶着牛干,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特别是当众的情况下。

一个是他的文章来源,一个是他的关系网,他自有自己的打算。

陆成了,也不太在意,他也早已打算,今年年底争取有机会考个研,或是另找一家,明年年初合同满了后,就直接辞职不干。

虽然也想过拿科里的编制,但知道只有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统招这一条路,可以试试,但没必要强求。

否则还是在陈伟华手下,受到打压,基本没什么前途可言。

自然,现在陆成的想法又变了一些,他反正有游戏打底,就可以爱恨随缘了。

陆成带着病人进到了处置室后,立刻打开了一次性缝合包,然后小心把病人外面裹着的布条给取掉之后,耐心问道:“你这受伤有多久了?”

虽然可以看得到,病人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的肌腱,都有割伤的痕迹。

而且,中指的伤势最重,游戏给其标志的肌腱损伤的等级是lv9,

食指偏低,为lv7级怪物。

无名指则是lv8级。

这些只有陆成能够看到,最基本的原则,陆成还是要问清楚的,八个小时之内的伤口,可以一期缝合,超过了这个时间点的话,就可能要考虑让手外科来介入了。

“一个多,两个小时吧。”

“医生,你赶紧给我治好吧,他么的是真疼啊。”这下子,他没了在外面要表忠心的压力,也是活生生的肉,十指连心,自然疼得叫了起来。

“嗯,马上就开始了,你别动。”

陆成打开伤口之后,用络合碘、双氧水和生理盐水不断进行了冲洗。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

怪物的描述,都有些改变了。

像是络合碘和双氧水等有破除特效的效果一样,感染的风险,由百分之七十降低到了百分之五。

这般后,陆成才再次洗手,穿上了一次性无菌服,带好无菌手套之后,吩咐病人把手稍微抬高了一点,然后把无菌巾,放在了处置台上,

而后,陆成用镊子夹了一下他的手指创缘,小心问道:“现在还会疼吗?”

“不疼了,刚刚医生你打了药之后就不痛了,真舒服。”病人乐呵地道。

他其实也懂,这是打了麻醉。

但是,在真正地疼疼痛出现并且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感觉到,原来,不痛不痒,是这样的舒坦。

喝酒吃肉都比不上的那种。

在这个时候。他可不需要再给自己的老大表忠心了。

大概五分钟后,陆成慢条斯理地,才勉强把清洗之后,处理伤口的时候,拖延到这个时候,马上就要接下一步的缝合了。

但陆成看了看处置室的门口,陈伟华或是陈涛和周何亮竟然都没到。

陆成正为难再等下去病人会不会发牢骚的时候,门口竟然匆匆跑来了一个护士,她急忙说:

“陆医生,陈教授让我给你带句话,赶紧缝,搞快点,下面的病人还有很多,别耽误时间。”

说完,小护士就走了,陆成认得出来她是刚来的实习护士。

陆成笑笑,并没有在意陈伟华在玩文字游戏,说是在催他实则是通知他,可以自己缝合了。

如此隐晦的意思,小护士都没听出来,更别说是病人这个外行了。

他只是感慨道:“你们老大,也会定这么多规矩啊,也要催你快点啊。”

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