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成回到了门诊诊室,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他签的是劳务合同,不是卖身契,陈伟华并不能做到把他雪藏起来,因为他还无法一手遮天。

况且,这样的事情,闹出去对陈伟华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可能以后会被穿小鞋,那都无所谓了,反正只要自己不出原则性的错误,问题都不大,而陆成不相信,陈伟华敢以身犯原则性的错误,来冤枉他,如果陈伟华只有这样的肚量的话,那他在急诊科主任这个位置,估计也就到了头了。

到了门诊才知道,竟然又有一个重伤的病人。

是车祸伤,伤者是个外卖员,身上还穿着带着血迹的美团外卖的服饰。

他的右臂,有一大块被刮了下来,血肉模糊。

虽然看起来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渗出过多的血迹,却让他的脸色格外苍白。

陆成赶紧看了他的急诊病历本,显示着,血压102/75mmHg,心率:95次/分.

基本的生命体征并不算太好,但还不至于到了休克的地步。

陆成赶紧问黄悠悠:“黄医生,这个病人,请了骨科的急会诊了吗?”

“请了,估计也就快到了,刚进来的时候,都快吓死人了,我已经给病人拍了四肢、腹部及头部的CT,神外科的人估计也快来了。”黄悠悠赶紧回道。

右臂的伤势,只是表面的,像这样的车祸伤,可不能只看表面,各个重要的系统,必须都要检查到。

特别是得提防脑出血或是延后脑出血、腹部脏器破裂,及脾延迟破裂。

这些都是要命的。

右臂损伤,即便是最后到了截肢的地步,都暂时不至于致命。

陆成赶紧坐在座位上,吊起了患者的CT来看。

虽然,头部和四肢的CT,会有专科的医生来看,但如果现在就有症状,越早进行紧急处理,后遗症就相对越少一些。

黄悠悠只是来外科渡一下,所以对这些完全没兴趣,她只是想着去内科或是考研,所以一般只负责病例。

CT片子虽然没有出来,但是通过阅片系统,只要有病人的门诊号,全院的任何一台电脑,都可以进行阅片。

陆成从上往下看了一遍,

瞬间出了一口气,还好,除了右侧肱骨位置有骨折外,头部和腹部,都没有看到明显的损伤,这至少证明,目前患者的腹部没有损伤,无需特殊地处理。

金洪泽很快就来到了急诊室。

就道:“病人在哪里?”

陆成赶紧迎了上去,说:“这边,右上肱骨骨折,上臂软组织严重挫伤。”

“暂时照了头部和腹部的CT,没有特殊的发现。”

金洪泽首先看了病人,再次问了一下大概的情况。

病人用左手托住右手,艰难地回答着,回答完后,他格外紧张地问:“医生,我这条手,不会废了吧?”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不能倒下,甚至,死了可能都比废了要强一些。

金洪泽安慰道:“问题不大,你别担心。你的家属了,你通知家属了没有?你这个肯定要做手术,越早做越好。”

病人已经被自己的同事以同样的话安慰了许久,听到金洪泽的回答,虽然脸色好了一些,但还是追问道:“那我这条手,可以保下来的几率有多大啊?”

金洪泽笑笑:“如果按照你的理解,只是他可以活动的话,可以说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

“你要关心的是术后的恢复,和你功能锻炼的问题,而不是要考虑保不保得住手。”

“你家属什么时候到?”

“你这个软组织挫伤,必须要八个小时内进行处理,否则的话,术后感染的几率就非常大。”

听到了金洪泽这话,病人才稍微安心了下来。

赶紧说:“医生,我老婆马上就到了,他们正在赶车过来,坐高铁,估计还要一个小时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