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风雨肆虐。

消瘦的黑影独自凛冽着,他整个人都罩在黑色的夹克里,宽大的帽子里不时闪过幽蓝的光。

高楼之下,黑影之下,无数的人嘶吼着,杀向远处墨绿色的大门,刀影连绵成海潮,带着绝望卷起了数不尽的死亡。

某一神话中曾提到神魔之战,光和影的闪烁里肆意践踏着血液,双方都无畏的冲锋,为了自己的信仰。那时父神的仁慈不会再出现,因为他们也提起了杀人如割麦的刀!

“最终还是从地狱里爬出来了啊。”黑影想点一支雪茄,打火机被雨水淋湿,他叹气,指间燃起幽蓝的火,而后吐出缭缭的烟。

他跳下高楼,熟门熟路的闯入了一户人家,到处是厚厚的积灰,床上粉色的熊已经变得肮脏不堪。

盯着熊,沉默了久,可以出那是一个女孩爱极了的玩偶,轻易得出老旧,却是唯一放在床头的东西。忽然笑了笑,他不再停留,冲入雨幕……

那一定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那扇大门里还在向外喷吐无穷无尽的,长着赤色爪牙的恶魔,没有双翼,浑身的肌肉却能让这种“东西”跳的极高,再挥爪劈下,直到现在已经有太的人丧命在这种无法招架的巨力和锋锐之下,血涌如柱,漫延成潮。

“挡住他们,圣武呢?圣武去哪里了?这种时候还不投入战场,我们养着他们是拿来当玩具的吗!”最高的塔上,顶楼里坐着元老会这种控制一切的家伙们。

“圣武的打击目标是王级灾族,现在不是时候。”有人手里提着酒瓶,毫不慌乱。

“现在这些将级灾族和棋级已经造成了大的损失,这样庞大的量级已经达到了王级程度了。”又一人。

“投票吗?”有人提议。

“附议”

“不用了……神武擅自出动了!”,瞬间所有人被惊的向屏幕,模糊的雨幕里,闪烁着模糊的,幽蓝的光。

参加了封门战役的人永远会记得那一幕,极寒的温度里,诡异的烈焰仿若焚天!如末日一般,又像是创世,上天倾下神的火种,雨幕般落下,像是冬天飘下雪,似毫无威胁却根本无从躲避。没人会质疑那种力量,那是另一个层次。

神武并不广为人知,因为他有另一个名字。

“鬼炎魔”

滔天的火焰将风雨都蒸发,不知何处响起了悠远晦涩的吟唱,那是古国的祭文。

神武抬手,周围的火焰聚集,长刀就这样出现在神武手中,他也不脚下的棋灾和将级灾族,直指大门。

“斩。”

那是从地狱的牙齿里夺过来的刀,刀本无光,划出的火线却让人不敢直视。

“谁让他去的!谁让他去的!疯子!疯子!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处在离魂状态吗,他死了谁去应付灾祖,圣武吗?混蛋!”会议上有人失态的大吼,众人脸色都不怎么,神武的出现确定的这场战争的胜利,也确定了他的死亡。

“神武不能复制,但不代表不能寻找,等战争过去,再去找一个不就了,身为鹰座,我见了鹰的锐利,居然也见了鹰的恐慌。”黑影里有人终于出声,像是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