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嘛呀干嘛呀,我告诉你,你请客也没用,你贿赂不了我。”某胖子被某瘦子拽着往前走,奈何某胖子人生经验比较丰富,出了某瘦子的力量范围,拽了半天也没走远。

“前天晚上你既然经得起我百般诱惑千般调戏,转身就跑,今天就不要把我带去那个伤心的地方。”王盛吱呀乱叫手舞足蹈,满脸愤懑盯着方阳,一个痴情怨妇。

“哪那么废话,带你去玩还一脸不情愿,你丫吃那么怎么不撑死了去,一了百了。”方阳一巴掌拍王盛肚子上,打起来手感一级棒!

“你请客?”王盛抬头俯视方阳。

“叫方爷。”方阳一甩头发,不屑一顾气质加一加一加一……

“方老爷,哎呦喂!今天什么天呀,方老爷居然出来和的一起快乐玩耍,不胜荣幸啊。”王盛一脸贼笑,搓着手道。

“今天的消费,爷包了。”

手机不适时的响起铃声,是班级群里发来的信息:

“约了后天所有人都去聚会啊,可不准缺席迟到!晚一分钟伐一杯酒哦,都跑不掉。”

方阳迟疑的着王盛,他想问这两天王盛是不是要安排一下这些杂事,毕竟也是个副班,和他自己这种透明空气可不一样。

“放心,到时候咱俩坐一起,没人逼你喝酒。”王盛龇牙。

我压根就没准备去,方阳腹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王盛突然了句“所有人也不会包括我啊,我就是一个透明人,同学不在意我,老师不关注我,成绩永远中等偏下,不惹事不突出。”

“……”方阳怔怔着王盛,半晌不出一句话,最后也只是张了张嘴,继续听王盛下去。

“这样啊,什么坏事都不会砸在我头上,什么辛苦活也都没人逼我做,因为他们和我不熟啊,怎么会为难一个不争不抢的同学呢。”

王盛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硬币,放在拇指上弹飞起来又准确接住“我今天就只带了两块钱,一来一往公交车费,因为你今天找我出来跟我你请客,所以我相信你啊,如果你开玩笑的,那我们就真的要甩着两条腿在街道上乱跑了。”

“合着你一开始就抱着啃我的心来找我的啊,”方阳表情逐渐危险“你个啃爷族。”

“我在书上见过一句话,它……”

“你究竟是书上见的还是刚刚在脑子里编出来的你自己心里有数。”

“有些人死了,但是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却已经死了。不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人,就算活在世界上,也只是一只将死的鸭子啊,用尽全力拍打翅膀,却飞不进人们的视线。”

“要不今天晚上咱们吃烤鸭?嗯……的确久没吃了,有点怀念了。”方阳砸砸嘴,举手提议。

有车从旁飞驰过去,带着一阵风,王盛对方阳凝视几秒,也笑着“别,不容易你请客,我要去大餐馆宰你一顿,这几天都给我饿瘦了,到时候可别怪我吃穷你啊”

宇豪酒店,十四楼,1401。

“确定是这个房间的住客对吗?可别弄错了,宇豪的房间太了。”两名警察彼此确认后,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个卷发男孩,蓝黑色的头发蓬松的像个鸡窝,像是流浪汉的发型,脸蛋和身高却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

“有人找吗,赵钱?”房间里传来女孩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