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滴答着雨,砸落在地的声音被厚重的玻璃隔绝在外,不远处的站台上,提琴家奏响舒缓的音乐,可惜方阳不懂这种高雅人士才摆弄的东西,对这音乐也是一窍不通。只是单纯觉得听着听着,浮躁的心情就会被无形的手轻轻抚平。

着窗外的雨,杯子里的咖啡慢慢变得冰凉,他一口也没喝。

其实他并不喜欢喝这种苦味的饮料,但干坐着这里霸占位置,也会这里的人添麻烦。

“这位先生,”有服务生走过来,“您这杯拿铁已经凉了,请问先生您需要换一杯热的吗?”

“啊,麻烦了,不用换了我喜欢冷的。”方阳回过神来,急忙。

“的先生,先生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服务生笑着问。方阳心想你们这店里的服务生还有供客人倾诉这项功能不成?

“不是,我只是出门忘记带伞了而已,在想怎么回去。”方阳笑着摆摆手。

“这样啊,我这里有一把伞,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先用我的伞回家,”服务生抬头了雨势“不用在意我会不会被淋湿的,我就住在附近的一个旅馆。”

“谢谢你,不过我可以打车的。”方阳哭笑不得,这服务生也太热情了,前两天怎么没见这个人来上班,这也太热情了。

“您不喜欢喝拿铁吗?”服务生注意到桌子上的咖啡。

“额……是的,我这是想在这里坐一会,这里很安静,”见服务生要话,方阳连忙起身离开“我现在就去付钱离开。”

“这里不是餐厅,这是单纯休闲的地方罢了,您可以继续坐下去,只要在店里打烊之前离开就。”服务生叫住了他“您在这稍等片刻,请允许我请客一次。”

两杯深红色的,像是酒一样的饮料,闻起来倒是没有那种苦香,方阳轻轻抿了一口……跟矿泉水一个味!

“跟我你的事情吧。”服务生笑了。

市外围地铁站,这里是最外围的路线,从这里可以到达某个被遗弃的大楼。

“就是这里了吗?”古拉站在大楼前面,仰着头,目光努力够到大楼的顶部“这得有高啊,为什么被遗弃了呢?”

“据是因为这个开发商被发现在地下做一些不法勾当,很大一部分资产都是这样得来的,现在家财散尽,人还在吃牢饭呢。”孙李耸耸肩“像是因为在外面搞外遇被自己家夫人去警察局全抖出来了。”

“真狗血。”赵钱扶额。

“还有更狗血的呢,”古拉了表,有些无奈“不等了,直接打进去。”

“更狗血的?”赵钱不解。

“就是指楼里那些东西咯,”孙李从袖子里翻出来一把折叠刀“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物以类聚吗,都是世界的失败品,倒是会报团取暖。”

古拉率先进了大楼,很快钻进了漆黑的阴影中消失不见。

已经到了晚上,三人的外套下都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有利于遮掩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