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远也懒得跟未婚未育人士聊他女儿有多可爱有多好,正准备挂掉电话时,又听到郭维康提起了一个人。

“之前秦雨桐不是在沪市那边读硕士吗,本来硕士毕业后是准备去国外攻读博士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她没去,现在在单位可是骨干。听说她家里也在为她找对象的事情着急上火呢,倒是她自己一点儿都不急,我有几次都碰到她,她也是一个人。”郭维康叹了一口气,“其实你们俩挺可惜的,当时差一点就在一块儿了,哪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这个程咬金就是洛书颜的亲妈了。

洛天远尽管已经六年没有见过她了,如果不是还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他恐怕都快想不起来自己生命中还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他在爱情这方面十分淡薄。

不过即便如此,洛天远也不喜欢好友以这样的语气提起自己女儿的亲妈,他压低了声音:“够了,别这么说。要是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郭维康知道自己的话惹到了洛天远,赶忙道歉:“哥们儿,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嘴快……”

挂了电话后,计程车也停在了酒店门口。

洛天远虽然很放心两个小孩不会到处乱跑,但还是小跑着坐电梯上楼,直到打开门,瞧见两个小萝卜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他这一进来,洛书颜跟沈宴齐齐回头看他。

两个小孩长得都很可爱很精致。

尤其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宝贝,洛天远心情轻松,走上前去,摸了摸洛书颜的小脑袋,问道:“饿不饿?”

洛书颜指了指垃圾桶。

她今天说话的兴致并不是很高,还沉浸在“自己是否是富二代”这个猜想中难以自拔。

沈宴替她回答:“不饿,我们吃了香蕉吃了橙子,还喝了两瓶健力宝。”

“既然不饿的话,那我先带你们去逛逛这附近的商场买点东西,等逛累了再带你们去吃烤鸭。”

一锤定音,洛天远决定了今天晚上的行程,主要是逛街和吃饭。

一向听到逛街就满血复活的洛书颜今天也是兴致缺缺的。

她以往都不会太过关注身边的人和事,今天有沈宴提醒她,来到商场以后,这里的衣服都不便宜,可是她的爸爸一口气给她挑了好几条公主连衣裙,表情也都没有变化。

在这个人均工资都只有几百的年代,他这样的做法,要么是极其溺爱孩子,要么是真的不在乎这些钱。

洛书颜捧着连衣裙晕乎乎的去更衣室,她知道爸爸最爱自己,只要她想要的,只要她开了口,爸爸都会想办法为她办到。所以爸爸到底是前者,还是前者后者都是呢?这是个问题。

洛天远自然也注意到了洛书颜的表情。

他并没有觉得女儿发现了自己的秘密,而是低下头问正在玩魔方的沈宴,“她怎么了?”

沈宴抬起头来,哦了一声,以很平静的口吻回道:“没关系,她只是受到了冲击而已。”

洛天远听了这话想笑:“那她都受到了什么冲击?”

沈宴都不想说了。

他觉得大人们都爱说谎,明明他们自己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教导他们,做人要诚实。

他想到洛书颜今天下午的纠结,便道:“因为我们都觉得大人爱说谎。”

洛天远:“……?”

他自然而然的就认为两个孩子是在生气。

也对,带他们大老远的过来,却没有好好陪他们。

洛天远保证道:“大人没有爱说谎,放心,今天晚上跟明天一整天都会好好陪你们,要是你们不怕累的话,我们明天去**再去爬长城,至于别的景点,可能就没时间去了,下次有机会再带你们玩别的地方。”

沈宴静静地看着洛天远,在洛书颜换好裙子出来时,他点了下头,“洛叔叔你开心就好。”

最后,在商场逛了快一个小时,三个人收获满满。

洛天远除了给自己添了秋季的毛衣与外套以外,还给洛书颜买了很洋气的毛呢裙以及牛仔套装,明明要换季了,买裙狂魔洛天远仍然给她挑了两套公主连衣裙,至于沈宴小萝卜头,尽管他极力推脱抗拒,洛天远也还是给他买了时尚帅气的牛仔套装。

沈宴:“我觉得这一套跟洛书颜的好像。”

他这样说。

洛天远笑:“童装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款式。没关系的。”

第二天他们三个人都在**前照相留念,紧接着去了长城,长城修建保存得很好,只可惜那份为这宏伟建筑惊叹的心情在爬了一段距离时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爬长城几乎要手脚并用。

两个小孩都累成了狗。

沈宴很能吃苦,他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也没喊停,洛书颜也不想显得自己过分娇气,只能吭哧吭哧跟在他身后。

一直等他们来到好汉碑留影时,照片里的三个人,洛天远神采奕奕、沈宴面无表情、洛书颜双眼呆滞。

洛书颜立下豪言壮语:今生再也不来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