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当着小蝮的面他并没有说什么,心里面却不禁怀疑是不是几个老爷子看风向不对,跑进山里或者哪里潇洒去了。

姝玥并不知道鱼鱼在想的什么,她开开心心问了问白烈归宗的细节。

看白烈一言难尽的表情,她一点不意外,她瞧着白烈估摸着被老白家的糟心事坏了心情,想了想故意逗白烈。

“爸爸你不说我都知道。

肯定是白大周和她媳妇劝你让说老二你好好想想不能乱来,周桂兰一准撒泼,台词我都知道,什么丧了良心啊,日子活不下去了啊,老天爷开开眼啊,我死了算了啊……”

小姑娘声音软乎乎,肉乎乎小手指挥着,小嗓音模仿的虽然惟妙惟肖,也叫人忍俊不禁。

白烈表情到底没绷住。

“你呀……”

姝玥得意洋洋翘起小嘴巴,紧接着就绷起了小脸儿,“周桂兰还好啦,她怕爸爸冷脸,不过白老头肯定要搞事。

爸爸是不是他说什么了,你才不开心?”

白老头那人最喜欢拿大道理往下压,给人扣帽子了。

白烈捏了捏小姑娘小脸,“瞎操心。”

姝玥笑嘻嘻,忽然间想起陆靖翌的事,这才问白烈情况。

白烈:“……”

“我认识陆靖元,不过不怎么熟。”

言外之意就是不认识陆靖翌。

姝玥:“……”

!!!

姝玥这下是惊讶了。

“你不认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那她还问我是不是老白家的呀?”

白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