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神情却一片冷漠,无波无澜。

“七煌便是被你这些幼稚又无聊的感情,影响到放弃复仇吗?”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和不屑。

随后轻笑一声:“也罢,反正结局终究不会改变,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从苍穹之门开启的那一刻起,这个世界就注定要毁灭。”

墨青山、喰鬼、天倾之祸……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加速了这个过程。

却无法造成本质的影响。

事到如今,这世界只有两种结局。

第一种,七煌死,永夜圣皇的诅咒解除,演武大陆存活。

第二种,七煌活着,永夜圣皇的诅咒彻底生效,演武大陆覆灭。

就这么简单。

慕颜想要剥离灭世半魂,想要唤醒洛云潇的魂魄,都不过是她天真的幻想罢了。

长长的睫毛垂下,洛云潇手中长剑凝聚,瞬间一剑斩出。

寒芒闪烁,震荡九州。

……

下方演武大陆,地面剧烈震颤了一下。

落雨猛地抬起头看向上方。

然而除了洞开的苍穹之门,什么异状都没有。

天空中凝聚的厚厚云层已经逐渐散开,显露出碧蓝的天空,与灿烂的阳光。

经历了长时间生死存亡,命悬一线的人们,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温暖的笑容。

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人群慢慢都散了开去。

演武大陆说只是一个大陆,其实占地面积极其辽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