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照片越有意思,最后还是召来一帮去过几次奥地利的,最终确定照片中的那座背景高山,就是自己在奥地利基茨比厄尔的星辰城堡北面10公里之外的埃尔毛哈尔特山。

对比了几张有山川背景的家庭照片之后,也大体圈定当初拍摄的地点,十有**是在城堡北侧略偏西的“基茨比厄尔附近赖特”一带。

这奥地利人取地名真是有点小聪明,很多处在城市周边的村庄、小镇,就是在城市名上加个“附近”,然后再加个特定称谓成全名。

大概这样地方比较好找,顺便蹭个热度,增加小地方一下知名度。

不然说“赖特”,别人天知道在哪,你还得解释个半天才能说明白。

这会闲着的几个红魔鬼,连专业的照片情报判读手段都用上,认为定位精度误差半径最多一公里!

与安德烈等几个“年轻人”凑一块研判照片不同,精通德文的帕维尔-科舍沃伊一直在边上看这个德**官的日记。

卫国战争时,他是还是个孩子,但已经有了些记忆。

并不美好的记忆,对于纳cui德军的恨与厌恶是刻骨铭心的,所以很有兴趣,要看看这个埋箱子的德国国防军军官是个什么样的人。

侵略者就是侵略者,不需要分得太清楚,在东线,国防军比党卫军好不到哪去。

看了好一会,等这边热热闹闹搞定了,帕维尔才在一边道:“这人是个德国老贵族,古斯塔夫-冯-穆勒,磨坊主的后代能成贵族,这家伙祖上还有点能耐”

穆勒,在德语里的意思就是磨坊主,中世纪那会,能整这个姓氏的,基本上都能算有钱人,这个张楠是知道的。

“日记并不连贯,看着就是想到了才写,中间的间隔很大,也没什么规律。

大事倒是写了,在波兰得了二级铁十字;参加过法国战役,因为火线几次救护伤员有功,获得了一级铁十字勋章。

纪律意识不错,没提到一句部队番号。运气也还凑合,43年7月份才调往东线,之前都是在法国度假。

这箱子应该是43年的布良斯克战役时埋的,不是41年。

这么一估计,他还活着的可能性有,那次战役最后阶段,德国第9集团军部分成功向杰斯纳河西岸撤退了的”

帕维尔说得很有道理,相比于东线,二战时留在法国的那些德军部队,在诺曼底登陆前完全可以说就是在度假。

天天蓝天白云、美酒美食加阳光,除了偶尔的法国抵抗组织会造成点小麻烦之外,一名德国上尉军医在法国占领区,日子不要太逍遥。

可一调往东线,那就是瞬间从天堂落入地狱!

这时基里尔插话道:“这个穆勒上尉,或许战争中后期已经是少校、中校,就算是个基本不会出现在火线的军医,其实活到战后回奥地利老家的可能性是有,但很小。

44年第9集团军退守至白俄罗斯南部的博布鲁伊斯克,6月22日,德国入侵我们苏联三周年那天,咱们发动了巴格拉季昂行动。

第九集团军是中央集团军群的主力,是被重点照顾了的,一个战役伤亡接近8万,被我们抓了6万多,损失超40。在线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