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造之主突然话锋一转,又道:“我们如果把本能人、经验人和技术人的概念,用在众神中,会看到什么?”

一个神灵突然道:“创世的那些神灵就是本能神,而后来一代神系和二代神系更像是经验神,目前的新生代神系,有点像技术神,但又不全像,倒像是从经验神到技术神的过渡时期。”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这岂不是说,神灵的进步,已经慢于人类了?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苏业之前说,那叫什么来着?路径依赖,我们过去越强大,我们越依赖旧的力量。为什么人类能做到快速进步?因为他们过去什么都没有,没有负担,没有依赖,只能往前走,他们超过我们,也正常。”

“我反对!我觉得人类的进步是偶然。”

众神点头。

伏尔甘叹了口气,道:“苏业画的那条人类长达几百万年的成长曲线,你们都忘了吗?那几百万年的成长,那么多相似的地方,那么多值得提炼的规律和信息,你们只看到偶然?你们难道没看到,本能人提炼出各种偶然,总结成必然,晋升经验人;你们难道没看到,经验人提炼各种偶然,总结成必然,晋升为技术人。你们的工匠经验,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吗?你们现在告诉我,谁现在制造一件神器是靠偶然?”

魔炉之主突然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苏业的人类成长曲线停下了吗?而且,停留在千年之前。”

众人齐齐向天空的魔法光幕看去。

苏业微微一笑,成长曲线向右延伸了一点点后,突然猛地向上提高,形成一个明显的大陡坡,让整个曲线陡然升高。

“埃及的第一位大巫师,诞生了。”

众神屏息敛声,心跳明显加快。

成长曲线陡然上升之后,继续开始缓坡成长,很快,又出现一个巨大的陡坡。

“后来,泰勒斯大师创造了哲学与魔法。”

接着,又是一个小陡坡。

“毕达哥拉斯学派,成立了。”

一个一个小陡坡连在一起,形成一条昂扬向上的曲线。

最终,时间停留在柏拉图阵亡的那一年。

众神呆呆地看着整个人类成长曲线,心中升起难以言喻的怪异感觉。

就好像,自己亲眼见证了人类的成长。

就好像,人类仿佛是无限位面意志的宠儿。

就好像,人类的成长无比顺利。

就好像,一切都是必然的。

苏业道:“我们现在,截断人类成长曲线,把本能时代、经验时代和技术时代单独提炼出来,让三条斜坡曲线,拥有相同的宽度。”

在苏业的话语声中,三条曲线从飞出,出现在光幕上,有着相同的宽度。

三条从左到右逐渐上升的斜坡,出现在众神面前。

众神惊呆了。

因为,三个明明差距巨大的时代,三个明明很难并列的时代,曲线极其相似。

三个单拆出来的曲线,都是前期斜坡平缓,最后期斜坡陡然升高,最高处都十倍于前期。

更怪异的是,这三个时代的曲线,和人类总成长曲线同样高度相似!

苏业缓缓道:“如果我们把每个时代的成长曲线再度裁剪,就会发现,又会诞生大量相似的斜坡,优美到令人难以置信。”

“到了这里,就可以回到之前我说的那个问题。”

“如果我们从个体的角度去看,人类会有天才,有大贤,有大智慧者。”

“但让我们从群体的角度和几百万年的尺度去看,我们看到什么?”

“历史上每一个天才、每一个大贤、每一个大智慧者,他们以及他们所着的书籍、留下的知识,都是人类族群的共用天赋!”

“整个人类,在被他们推动。”

“我们每一个人,在被他们推动。”

“人类族群,在使用这些天赋。”

“我们每一个人,共用这些天赋!”

“可惜的是,几乎所有人,忘记、抛弃甚至践踏这些共用天赋,然后说,别人是天才,我什么也没有。”

“我认识一些被认为生而天才的人,他们在小时候展现出惊人的才华,然后,他们忘记、抛弃和践踏人类族群的共用天赋,最终与普通人无异。”

“相反,我所认识的大师中,有一些人的成长曲线,和人类相同,初期平平,中期平平,但是,他们没有忘记、抛弃和践踏人类族群的共用天赋,他们死死抓住这些共用天赋,最终,像全人类的成长一样,活出一条昂扬向上的曲线!”

“那么……”苏业环视工匠大会。

“诸位工匠神灵,你们,是否牢记、抓住和使用全无限位面生灵的共用天赋?”

苏业的话语宛若神锤,敲击每一个神灵。

一些神灵甚至面色苍白,好像差一点被苏业否定本源,砸碎神权。

“所以,人类这个群体,经历过本能优先,经历过经验优先,经历过技术优先,现在,我们看到这些曲线斜坡,就会意识到,人类,即将进入第四条曲线,进入第四个时代,那么,这个时代,会是什么时代?”

众神愣了一下,原来,之前主神们感觉中的“未来已至”,竟然被苏业通过这个角度进行某种程度的证明。

锻造之主沉吟许久,道:“本能中提炼经验,经验中提炼技术,接下来,我们应该从技术中提炼,对吧?”

众神轻轻点头,看来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了。

苏业笑了笑,道:“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问题,但这句话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一切的发展是连续性的。注意,连续性和关联性,是有区别的。人类的发展,必然是有关联性的,但未必是有连续性的。我举个最好的例子,埃及是最早的神系,按照连续性发展的观点,埃及一开始强,现在也应该很强,但实际呢?”

“我们用几十年几百年的尺度看,一切都是连续的,但我们用更长的时间尺度去看,人类的三个时代是分开的,而且三个时代恰恰是三个不同地区开始的,有关联性但非连续性。”

“这,就是另一种真相,我们以为的连续性,在另一个角度来看,是断开的。人类会以为太阳每天都会从东方升起,哪怕被乌云遮挡依旧如此。”

“但诸位神灵一定见过从西方升起的太阳,甚至见过太阳崩毁,一些位面再也没有太阳。”

“那么,诸位,你们相信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