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诣修伸出去的手猝不及防地抖了抖。

一千、一千五百岁?

看着面前这个八.九岁女娃娃皱起的眉头和老成冷凝的表情,沈诣修心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靠,好像这小女孩没有开玩笑,她是的的确确一千五百多岁了!

沈诣修僵在原地,头皮一阵紧。

不知道接下来该作何动作。

他对待小孩很有一套,对付这种长得像小孩的千多岁姑奶奶却是完全没有经验。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救了沈诣修。

“厉师姐,这是我们符峰新来的大师兄,叫……叫……”

叫什么还不知道,崔然不由得望向了沈诣修。

似乎是很害怕这个粉雕玉逐的小女孩,崔然说话也有几分战战兢兢、畏畏缩缩,和他八尺高的大块头完全不相符合。

厉宜凌闻言,往前又凑近了两步,圆而有神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沈诣修。

“大师兄?”

沈诣修缓缓站起来,绷着一张师兄脸道:“我叫沈诣修,是符峰峰主新收的亲传弟子,以后就是你们的大师兄了。”

厉宜凌没说话,就站在那,皱着眉头歪头看沈诣修。

沈诣修内心有几分莫名。

这个符峰的厉师姐为什么这么盯着自己看?

虽然他把她当小孩子是有些唐突了,但所谓不知者无罪,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对自己心生不满吧?

正在沈诣修心中忐忑之时,只见面前女娃突然收起了脸上的严肃,十分配合地喊了声——

“沈师兄好。”

厉宜凌继续道:“我是厉宜凌,符峰的大师姐,作为符峰最大的弟子,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可爱的小脸蛋上,眼神十分明显地带了几分怜惜疼爱之色。

沈诣修:??

态度怎么突然转变了?

崔然也从见过厉师姐这么温柔的时候,脸上表情目瞪口呆。

厉宜凌发现了,随即便眼神一凛,望向崔然,冷冷道:“崔然,你今日功课做了吗?练习符箓了吗?都该吃饭了,你还在这里傻站着,不知道去帮峰主的忙吗?”

崔然顿时立正,“做完了,符箓也练习了,我这就去柴房帮峰主做事!”

说完一溜烟儿便小跑着离开了问心殿。

大师姐好可怕,不愧是符峰排行第一的大弟子,就算峰主有了亲传弟子,她也还是最大的母脑斧!

崔然离开后,厉宜凌目光柔和地看着沈诣修,喊道:“大师兄,你与蔺师兄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厨房帮着峰主做事,待会开饭的时候再来叫你。”

沈诣修顿时害怕极了。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这个老师妹,看自己的表情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被一个看起来跟个□□岁小孩子似的人用这种目光看着,沈诣修内心惊悚得不行。

厉宜凌也没再说话,再次心疼又慈爱地看了眼沈诣修,便高抬腿跨出了问心殿,朝着刚才崔然离开的方向追去。

沈诣修木然地看她离开,又木然地收回视线。

他回到蔺以泽的身边坐下,心情十分复杂地对病病歪歪的小师弟说道:“蔺师弟,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刚刚那个厉师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她的儿子……”

虽然说出来不太好意思,但是沈诣修的心里确实有这种感觉。

蔺以泽咳嗽了两声,道:“也许师兄比较惹人怜爱。”

惹人怜爱?

沈诣修内心一阵咯噔。

蔺美人这糟糕的用词。

蔺以泽浅笑着继续道:“符峰除峰主程郁外,其他几名弟子大都是纯符修,而厉宜凌师妹除了四印灵符师的身份外外,也是符峰弟子中唯一元婴期以上的修士,许是看出了师兄丹田有恙,便多了几分心疼和怜惜。”

顿了顿,蔺以泽补充道,“而且,厉师妹是上清宗出了名的母爱泛滥之人——除了对待崔然。”

沈诣修懂了。

自己确实是挺可怜的,就连当时在外面测试灵根的时候那些人都特别同情他。

而崔然,那身几乎爆炸而出的腱子肉……

是个人都不会对他母爱泛滥吧。

不过——

沈诣修又看向了面前的病弱红衣美人,奇怪地问道:“那她看你时为什么不这样?”

蔺以泽长得好看,现在神魂受损,看上去更是脆弱不堪。

自己这个大老爷们都心疼得不行,厉宜凌师妹怎么看他的眼神却平平淡淡的。

蔺以泽闻言笑笑,“刚开始她对我也这样,不过我放了放威压,她就没敢继续了。”

沈诣修想了想,觉得也对。

蔺以泽是未来的仙域之主,他现在就算是病唧唧的,修为也还是那么高,不需要别人的可怜和同情。

而自己就不一样了。

丹田是废的,金丹只有一粒米那么大……

沈诣修叹了口气,“我确实是需要别人可怜和同情的可怜人。”

不过也挺好的。

厉宜凌不止接受良好地喊自己大师兄,她还说要护着自己。

这可比上元宗好太多了。

那些人一点都不服气自己这个大师兄,每天都盼着自己赶紧嫁给上元宗的那个变态温婉长老。

这样想想,沈诣修心中的那点郁结又消失了。

符峰虽然穷酸了一些,见到的这几个弟子也奇怪了一些,但至少氛围挺好的。

以后在符峰的日子应该会比在上元宗的时候好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