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忍着点,我要拔这两个铁钩了。”

“拔吧,我没那么矫情。”

伏乐洲气息微弱的说道,他身上血迹斑斑,显然是今日白天又挨了顿毒打。

暮云卿神色凝重,双手握紧两个铁钩往外用力一拔,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溅了暮云卿一脸,暮云卿这略有洁癖之人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斩断锁住伏乐洲手脚的铁链后扶着他便要离开。

“卿儿等等,把这家伙也弄出来吧!”

伏乐洲看向右边的一个牢房说道。

暮云卿将伏乐洲靠墙扶好让其坐下,既然伏乐洲开了口那人便是对他挺重要的,否则他是不会轻易开口的,一如刚刚的情况一般的暴力拆门,斩断铁链,这下可好,一米七几的暮云卿一手扶着一个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一米八几的壮汉还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处,以防那两个神王突然带人杀回来。

暮云卿根本不敢做什么停留,惊澜局部铠化后的闪电靴外加星河铠化的速度加成,逃命一般的疾驰而出。

纵然是见惯了暮云卿创造奇迹的伏乐洲都不由的惊艳了一把,带着两个伤患速度还能如此之快,若是只有她自己一人时真不知道那速度该是哪般。

暮云卿带着两个巨沉的男人落到一处沙丘之上。

“后妶出来。”

伏乐洲闻言一愣,当即便明白了,原本他还在奇怪暮云卿是怎么知晓他的去向的,他那名义上的父亲做事可不会这般的出如此大的疏漏,如今看来是那丫头遇到了暮云卿才将她带来的,否则就算是暮云卿有着通天的本事怕也是难寻到他。

躲的极为隐蔽的后妶听到暮云卿的声音后赶忙出来,在看到暮云卿左手边扶着的伏乐洲时眼睛瞬间就红了,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暮云卿强势打断。

“有话等确定能活下来时再说,现如今我无法再带你飞行,你需得靠自己离开此处,若是你能跟上就跟,跟不上就自己去到安全之处先行保命要紧。”

还未等到后妶回话暮云卿当即足下一点,元气罩将三人笼住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后妶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况且以她的速度是绝对没有办法跟上暮云卿的,为了不拖他们的后退后妶当即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伏乐洲也已经被救出,一切自然以伏乐洲的安全为第一位。

足足飞行了近百余里的距离,他们与兽潮的距离越来越快,暮云卿将自己身上的气息尽数掩了下去。

“窗黎归位,星河解除铠化,庭照铠化。”

百里开外的距离太远了,东庭照和水窗黎不可能凭借着召唤回到暮云卿体内,因此暮云卿必须来此处将他们带走,借着兽潮强大的气息暮云卿使用东庭照铠化模式将速度提到最高的程度疯了般的往外跑,没了东庭照和水窗黎震慑的兽潮很快就会溃不成军,因此他们必须尽快离开。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囚牢处发生巨大的爆炸,那是在她离开前埋下的炸弹,为的就是兽潮散去后逼迫那两名神王回防囚牢重地无法去追击他们。

显然这两名神王被突如其来的兽潮给打懵了,当感知到囚牢处的爆破后毫不犹豫的选择快速回防而不是思考这其中倒地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回防后看到一片狼藉的囚牢重地便知道自己中计了,可那时已经为时已晚,暮云卿带着伏乐洲与离灼早已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