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诸多平行时空里,有这样一个地方———平行星。..

......

夜幕降临,朦胧的霓虹灯的照耀下,加上空气中潮湿的雨水,光与暗的界限变得十分模糊,整座城市犹如摇晃在酒杯里的红酒般,让人半醉半醒。

在下雨天,死去的人会回到他以前呆过的地方哦。

在摇晃拥挤的公车上,一个穿着运动服背着黒书包的男生半开玩笑的对着身旁的女生说道,那女生个子不高,却长的十分清新,扎着马尾辫低着头一副小女生的感觉。

在一旁的人们嗤之以鼻,明显是吓唬小女孩的手段,邻座有一名年约二十五岁穿着前卫的女人笑了笑,一脸不屑,多少年前他男友也是这样对她说的。

结果娘的最后不仅劈腿,还死在那女人家里了,也好,要不是他死在那地方,自己得一辈子带着这个绿帽子。

看样子这个男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想。

两个学生还在对话。

不可能,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到过。那女学生听了缩了缩脖子,皱着眉头有点害怕的摇摇头。

听了这话男生面色严峻起来,故作深沉的说道: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你没有杀过人。一记冷冷的男音从旁边传来,清冷而高雅,当这道声音传出,整个车厢突然陷入一阵安静之中。

这是一个穿着十分怪异的人,略长的黑发下带着一副黑墨镜,露出半边脸在灯光下显得有些苍白,嘴上戴着有意无意的笑容。

这人浑身湿透,雨水滴答滴答的流在地上,穿着上十分怪异,一套莫名纹路的深紫色唐装,清冷而诡异的气质随着拥挤的人群荡漾,又显得有些滑稽。

周围人都下意识跟他保持着距离。

女孩被这话吓得不吱声,脸避向一旁,男生壮着胆子打量几眼后也不说话,毕竟无论是精神病患者还是黑社会流氓,这些学生还是惹不起的。

车上其它人也不愿意接这茬话,这年头因为话多被砍死的不在少数。

神经病。坐在后座的单雅琪暗骂一声,捋了捋柔顺亮丽的黑发,心中暗想:真是衰,偶尔挤一下公交车没想到让心情变的更差。

她转头看向窗外,倾盆大雨似乎让世界变得清静,雨水打在车的金属壳上发出滴答声,犹如一曲催眠歌让她产生了些许困意。

车进隧道,雨声小了些,周围变得更安静,只能听见车在隧道里行驶的隆隆声,女人眼前忽然变得一片漆黑,因为光的折射车内的一切被映在了车玻璃上。

半醒之中,单雅琪眯着双眸,在睡意间摇摆,她将头靠在窗户上,察觉窗户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便抬眼看去。

一张人脸浮现在玻璃窗上。

单雅琪猛然一惊,吓得半坐在座位上,她的举动引起车上人怪异的目光,她的身材凹凸有致,且皮肤白润细腻引人注目,早就引来不少惹火的眼神。

怎么了吗?一个挺自信的小伙上前关心道。

单雅琪低着头,细喘几口气,颤声道:车窗外有东西。

那热心小伙打量了一下车窗,黑乎乎的窗户里映着车上好奇的人们,哪里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