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瓷结束一天的工作累的浑身发酸,抬手捏着自己的肩膀,小助理在她的身边跑来跑去。

“啧,你能不能坐那别动,看的我脑仁疼。”

“噢噢噢,好!”小助理连忙停下来,“姐,咱们明天还得回一趟N市参加音乐节,之前已经确定过的行程。”

“机票定了吗?”

“定了定了,王姐盯着我定的,我哪能出问题。”

歇了两个小时,顾瓷和小助理一起上飞机。

机场老早就有粉丝在盯着,瞧见顾瓷出来,她们便立马站起来,一窝蜂的挤了上来。

顾瓷出来的颇为困难。

外面人有点多,她只好先去贵宾室等着主办方来接人。

她去了一趟厕所。

忽的听到一声声哽咽的哭泣。

她警铃大作,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厕所都不想去的顾瓷把小助理也叫了过来,壮着胆子走进那哭泣的来源。

一个关着的厕所里面。

看上去有两三岁左右的孩子,正在不停的大哭,嗓子都哭哑了。

“这谁家的小孩儿,怎么给丢这了?”顾瓷被这小孩儿的哭声给吵得头疼。

小助理哪能知道这事儿,看这孩子模样小小的,哭的这么可怜,不由得心生怜惜,对顾瓷说道,“姐,要不先把他抱出去吧?”

她有些不耐烦的轻啧,“要抱你自己抱,别吵我。”

“好好好,我来。”

小助理也知道顾瓷不喜欢孩子,这小家伙又哭的这么大声,对顾瓷的干扰能力可以说足以达到将近破坏的地步。

“小家伙,你怎么啦?”小助理想把他抱起来,小孩儿却不愿意让她抱,推搡着把她推开。

“我要妈妈!呜呜呜,妈妈!!”他哭的眼眶通红,脸上的红色都不正常了。

小助理有些担心他一会儿哭到昏厥,有些着急的原地跺脚。

“怎么办啊,瓷姐?这小孩儿看上去有点要生病的样子!”

“去找机场的工作人员把他带走。”

“我这就去!”

小助理火急火燎的跑出去。

贵宾室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不对,还有一个哭起来要命的小屁孩儿。

她皱着眉头,这小孩儿是水做的的吗?

怎么这么能哭!

她有些烦,挠着头发,蹲在这小子面前。

“小屁孩儿,别哭了!”顾瓷凶巴巴的朝他喊。

“我要妈妈呜呜哇哇哇!!!”小孩儿哭嗓的说。

顾瓷暗骂了一声,烦躁的问,“你妈叫啥?我把你送过去行不行?”

小孩儿的哭声这才减低了一些,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小身子一抖一抖的,“叫,叫叫顾瓷。”

顾瓷:你他娘的在碰瓷吧?

“我叫顾瓷,你敢认我喊妈吗?”

小孩儿说不出话,瞪着眼睛看她。

顾瓷冷笑,“老娘和你这个小屁孩儿说个屁。”

随即,站起来往外走。

小孩儿连忙跟上去。

“你是顾瓷吗?”他仰着头,也不哭了,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那你为什么和我妈妈长的不一样?”

他还记得妈妈和她有点像……

小孩儿有些纠结,但妈妈很漂亮,也不会对他……

小孩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急的直脸红。

“我不是顾瓷,也不是你妈。”顾瓷无情的说道。